• <code id="3ijwy"><u id="3ijwy"></u></code>
    <mark id="3ijwy"></mark>

    <tbody id="3ijwy"></tbody>
    
  • <tr id='uqlyra'><strong id='uqlyra'></strong><small id='uqlyra'></small><button id='uqlyra'></button><li id='uqlyra'><noscript id='uqlyra'><big id='uqlyra'></big><dt id='uqlyra'></dt></noscript></li></tr><ol id='uqlyra'><option id='uqlyra'><table id='uqlyra'><blockquote id='uqlyra'><tbody id='uqlyra'></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uqlyra'></u><kbd id='uqlyra'><kbd id='uqlyra'></kbd></kbd>

    <code id='uqlyra'><strong id='uqlyra'></strong></code>

    <fieldset id='uqlyra'></fieldset>
          <span id='uqlyra'></span>

              <ins id='uqlyra'></ins>
              <acronym id='uqlyra'><em id='uqlyra'></em><td id='uqlyra'><div id='uqlyra'></div></td></acronym><address id='uqlyra'><big id='uqlyra'><big id='uqlyra'></big><legend id='uqlyra'></legend></big></address>

              聚星少兒

              當前位置:主頁 > 格林童話 > 本文內容

              冥婚

              發布時間:2019-11-14 01:22源自:未知作者:admin閱讀()

                夢婷今年24,大學畢業兩年了,是一家公司的小職員,說不上是多么有錢,但是最起碼的溫飽問題還是能解決的。最近呢,夢婷戀愛了,對方雖然也只是個小白領,每月也掙不了多少錢,但是對夢婷很好,這讓夢婷也很滿足了。
               
                這天下班,男友江丞臨時有個應酬沒有來接夢婷,夢婷囑咐了兩句少喝點酒就和同事在車站等車。不知怎的,最佳總覺得江丞感覺怪怪的,見面的次數越來越少,每次見面還看著自己呢就走神,問他也只是欲言又止,推說工作忙。同事聽了在一旁擠眉弄眼地說“他不會在外面有人了吧”夢婷剛想說什么,就突然聽見電話聲響起“喂”夢婷接起電話,“夢兒,是媽媽…”是媽媽來的電話,說家里有點事,讓夢婷趕緊回去。
               
                夢婷因為工作,所以雖平時住在市區,但家在郊區,那里基本是平房,說白了就是村子。和同事打了聲招呼,坐上了開向郊區的車,一路上隨著車的搖晃,夢婷迷迷糊糊的,隱約中夢到小時候,和姐姐一起玩耍,小女孩的嬉笑聲在耳邊環繞,一會大聲,一會小聲。“姐姐……”猛地驚醒,才發現已經到了終點站,夢婷按了按發脹的太陽穴,自己有多久沒有想起姐姐了。下車又走了20分鐘的路,看著路邊地里金黃色的麥子隨風飄動,一陣風吹過,輕輕撩起裙角,不禁打了個冷戰,加快了步伐。
               
                到了家門口,家里到處都掛著喪,基本叔叔阿姨姑姑舅舅的,所有親戚都到了,每個人都穿著喪服,夢婷是皺了皺眉心下有些擔憂“媽,怎么了”“夢兒,回來了,你也快換衣服吧”媽媽說著把喪服塞到夢婷手里,夢婷不知為何,但在家人的催促下換上了。“好吧,不過這是什么”
               
                不經意抬眼一督,看到桌子上擺著一封信,夢婷拿起,上面用繁體寫著“相親信”三個字,“相親信?”夢婷喃喃道,有些好奇的拿起,拆開里面有張紙,用毛筆豎著寫著“柳夢婉”三個字,旁邊寫著“葉謹言”三個字。透過信紙看見桌上還放著姐姐的遺像,照片上的姐姐很是年輕,與夢婷有七分像,連性格都一模一樣,唯一區分就是夢婉一頭短發輕爽干練,夢婷長發飄飄端莊秀麗。但是六年前一場車禍姐姐死于意外,少女如花般的年紀就這樣消逝。夢婷九死一生活了下來,那之后夢婷許久未緩過來,關在在兩人的房間里幾天沒出來,再次出現時便剪去了長發飄飄,齊耳短發一如姐姐。如今看到姐姐遺像中笑的燦爛,心臟收縮一陣劇痛。
               
                夢婷悄悄避開眼剛開口說“這…”母親就接話道“是你張阿姨說的,還未結婚的人死亡幾年后,可以通過靈媒在陰間舉行婚禮”夢婷皺眉,不贊同道“媽,現在都什么時代了,那些封建迷信都是騙錢的,哪有什么鬼呀神的,您怎么能信呢,簡直…”夢婷有點生氣,說著就要脫喪服,可母親卻未想象中的阻止,只是神色悲傷,淡淡開口“小夢死的早,年紀輕輕的,在下面也不知道好不好,有個伴終歸讓人放心些,就算圖個心里安慰”母親說著,拿出一張照片,上面的人一襲西裝革履,身形修長,容貌俊朗,比一些明星也毫不遜色,那好看的眉頭微微皺起,戴著眼鏡卻是說不出的銳利。“謹言是你張阿姨親戚家的孩子,死的時候也才二十二歲,和小夢還是同一年…那家人我也見過了,不錯的家庭條件,也是可憐”母親越說越低落,好似一下子老了幾歲,夢婷一下子心軟了,不止是母親,自己不也是希望姐姐能夠過的好么。隨及彎下腰抱住母親,卻沒看到那一瞬母親張了張嘴,臉上表情復雜。
               
                第二天夢婷請了假,隨著母親來到靈媒家。地方十分偏僻,山腳下一個不起眼的房子,還面的樹滿山遍野,棵棵參天,明明是晴朗的天氣陽光卻被樹遮擋的密不透風,讓人覺得陰森至極,寒風吹過,夢婷不禁打了個冷戰。他們到時男方的家人已經到了,一家人站在門口。雙方打了個招呼,柳媽媽不好意思道歉說來晚了,葉家人也客氣說不晚不晚,我們也剛到,謹言他弟弟也還沒到之類的。客套了兩句又繞到兩個早亡的孩子身上,低落悲傷就這樣悄悄蔓延,直到一7,8歲小孩出來說靈媒正在午睡,讓他們等等,氣氛才慢慢緩和起來。
               
                等著無聊,夢婷打量起對方,看著穿著打扮,言行舉止像是有文化的人,不應該相信這些,估計此刻也是念子心切了罷。別開視線,一瞬間好像看見后面樹林里有個人,身材樣貌像極了男友江丞“江…”夢婷向前走了一步正要喊他,就感到眼前發黑,腦袋一陣眩暈,不由得倒在柳媽媽的身上,柳媽媽和旁邊的親戚趕緊扶住夢婷,忙問怎么了,夢婷好半天才緩過勁,沖媽媽笑了笑安慰道“沒事,就是這兩天太累了,休息休息就好了”柳媽媽擔心道“你呀上班別那么拼命,該玩就玩玩,年輕人…”夢婷卻扭頭看向剛才的地方,卻只是黑漆漆一片,根本沒有人。夢婷皺眉,江丞怎么會來這里,應該是錯覺吧。柳媽媽見夢婷走神,又想說什么,卻見那小孩又出來叫他們進去才作罷。
               
                房里因為有樹遮擋昏暗不已,只有一只昏黃的燈泡吊在屋頂。一耄耋之年的老太太坐在床上,滿臉皺紋,瞳孔隱隱發藍,在他們每一個人身上一一掃過,仿佛能看到他們心底所想一樣甚是凌厲,夢婷不由得有些緊張,屏住了呼吸。但靈媒卻也只是同看他人一樣對夢婷一眼而過,見那小孩點好蠟燭,就沖他們說“請男女雙方的直系親屬把遺像面對面放下吧”柳媽媽與葉媽媽照做。
               
                就見那靈媒將相親信放在桌上,煞有其事的沖姐姐介紹道“這位是葉謹言先生,歷史教授,”又沖葉先生介紹道“這位是柳夢婉小姐,喜歡鋼琴”夢婷見這一幕滑稽搞笑更覺得這靈媒是個騙子,一旁葉媽媽也忍不住問道“大仙,人請到了嗎”靈媒抬頭看了葉媽媽一眼,似是不滿意‘大仙’這個稱呼,但還是開口“人已經到了,現在就請你們出去,讓兩個孩子自己聊聊”雖然不情愿,但一行人還是烏泱泱的出去了。
               
                夢婷趁人不注意走在了最后,臨出門前偷偷扭頭看一眼,卻不想那本是空蕩蕩的椅子上真有個模糊的影子背對著自己坐著,而對面…許是查覺到了夢婷的視線,那男人原本看向姐姐的視線轉而對上了夢婷,那好看的容貌面無表情,金絲邊眼鏡卻倒映出夢婷略顯驚恐的表情,她慌亂的后退幾步,跑了出去。看著外面明媚的陽光,才發覺后背已粘濕一片。
               
                等待并沒有想象中的長,甚至沒有他們剛來的時候等的時間長。一行人又烏泱泱進去,柳媽媽急忙問事情成了沒有,靈媒搖搖頭道“柳小姐同意了這莊婚事,可葉先生說柳小姐很好,是自己高攀不上”大家聽了都顯失望,柳媽媽更是哭了出來。
               
                人散后,靈媒卻單獨叫了夢婷留下。屋里兩人對坐,靈媒皺著眉頭,死死的盯著夢婷良久,看得夢婷如坐針氈,渾身不自在,才開口“你和你姐姐,長的真是一模一樣啊,但是他怎么就沒看上她,卻看上了你”
               
                夢婷不解,皺眉道“什么意思”“什么意思?哈哈,我當了這么多年靈媒,促成了那么多莊姻緣,碰到這種情況真是頭一遭”靈媒看向夢婷的目光愈發狠戾“我說,葉謹言他之所以沒有答應和你姐姐的婚事,是因為他看上了你,還說要帶你走!”夢婷一時腦子轟的一聲,手一抖,水灑了一身。

              歡迎分享轉載→ 冥婚

              上一篇:護尸人

              下一篇:嘮叨煩死鬼

              用戶評論

              驗證碼: 看不清?點擊更換

              注: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站立場。

              Copyright © 2002-2019 聚星少兒 版權所有 備案號:收藏本站 - 網站地圖 - 關于我們 - 網站公告 - 廣告服務

              搜狗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