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3ijwy"><u id="3ijwy"></u></code>
    <mark id="3ijwy"></mark>

    <tbody id="3ijwy"></tbody>
    
  • <tr id='uqlyra'><strong id='uqlyra'></strong><small id='uqlyra'></small><button id='uqlyra'></button><li id='uqlyra'><noscript id='uqlyra'><big id='uqlyra'></big><dt id='uqlyra'></dt></noscript></li></tr><ol id='uqlyra'><option id='uqlyra'><table id='uqlyra'><blockquote id='uqlyra'><tbody id='uqlyra'></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uqlyra'></u><kbd id='uqlyra'><kbd id='uqlyra'></kbd></kbd>

    <code id='uqlyra'><strong id='uqlyra'></strong></code>

    <fieldset id='uqlyra'></fieldset>
          <span id='uqlyra'></span>

              <ins id='uqlyra'></ins>
              <acronym id='uqlyra'><em id='uqlyra'></em><td id='uqlyra'><div id='uqlyra'></div></td></acronym><address id='uqlyra'><big id='uqlyra'><big id='uqlyra'></big><legend id='uqlyra'></legend></big></address>

              聚星少兒

              當前位置:主頁 > 寓言故事 > 萊辛寓言 > 本文內容

              俞大手的幸福求職記

              發布時間:2019-12-16 20:55源自:未知作者:admin閱讀()

                A
               
                認識俞大手是因為我的一次搬家經歷。
               
                2002年春天,單位的一次人事變動之后,我從原來衣食無憂的科員變成了一個下屬企業的職工,這變化幾乎讓我崩潰,時值三十,事業未立,反而先遭此劫,換了誰,也接受不了這個現實,但大形勢如此,任誰也改變不了。
               
                俞大手的幸福求職記住的是單位的宿舍,有領導找我談話,要我務必在5月前搬出來,有新人報到。
               
                4月底,我開始搬家。打電話找搬家公司,來了幾個人,其中就有俞大手。

              天藝故事坊
                他有一點特別,就是一只手正常,而另一只手要比那只正常的大三分之一還多。
               
                他們快樂地喊他大手。他微笑,笑容里有很多寬容的成份。他的動作明顯生澀,幾個工人明顯把他當做異類,不斷喝斥他這里不對,那里不對,明顯不滿。
               
                他告訴我,他剛剛過來這個搬家公司。我好奇,問他以前在哪里工作。沒想到他沉吟半天,說出一個公司來,那是市里比較有名氣的一家公司,我簡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再問他,他卻不再說,笑著告訴我:“那都是以往的事情了,不想再提。”
               
                我鄙薄,想想,他最多在那里是一個保安罷了,人都長有輕視的眼睛,我自然也不例外。
               
                搬家過程中,幾個工人調笑他:“大手,聽說你以前收入不少啊,怎么甘心跑到這里當一個搬家工人?”
               
                他憨厚一笑不說什么。有工人告訴我,他以前在那個單位里面,還是中層管理。聽說一個月可以拿到三四千元,在我們這個小城市里面,三四千元的收入,可不算低了。只是干了兩個多月,自己辭職跑到這里干了搬家工人。
               
                經歷更是奇怪。他們跑前跑后搬家,我無事可干,上來一兩個人,趁大手不在,我就打聽他的事情。工人們知道的也就那么多,再問,也問不出來什么,只帶著輕視的眼神與看不起的語氣說:“再高的收入怎么樣,還不一樣當我們搬家工人?”
               
                他一定有故事。
               
                B
               
                我東西多,搬家公司的車里車外都塞滿,再坐不下人,好在他們都帶有自行車,去新家的路上,我沒有打車,反而選擇了俞大手的自行車。路上,好奇心再一次涌出來,問他:“怎么好好的公司不做跑這里來干這個?”
               
                他一邊努力騎車,一邊說:“咱干不了那個,哪里能占著那個位置呢。”
               
                邊走邊聊,我知道了他的一些事情。他高中畢業沒上大學,在城里打工,一開始在一家飯店里面打零工,是后來的一次際遇改變了他人生里的那兩三個月。
               
                那天,他收拾完東西坐在飯店里面,忽然聽到外面有吵鬧聲,出去看時,是三個當地的小痞子圍著一個中年男人,男人的臉上流著血,估計是被打的,手里死死地護著自己的包。當時的他,想也沒想就沖上去,用那只比一般人大好多的手打散了那三個人。
               
                他沒想到,那個中年男人就是公司的副總。為了感恩,他把俞大手安排進了自己的公司。
               
                關于他從那家公司出來的經歷,似乎觸及到他的一些傷心往事,他似乎不想去談。只對我說:“我也是普通人,我也想有那么高的收入,這樣的話,我的兒子就能上好的學校,老婆就能穿更漂亮的衣服,可是,咱做人要講良心的,我在那個位置上,別人會怎么看我?”
               
                副總是一個知恩必報的人,在俞大手交了辭職信之后,他挽留過,甚至想過給他謀一個清閑的職位,但是都被他拒絕了,他說不喜歡自己活在別人的恩惠里。
               
                但是這次工作經歷,讓俞大手覺得有一份體面的職業是多么重要。那幾個月里,他回老家,身邊都是朋友羨慕的眼神。再回來之后,他覺得自己不能沉淪下去了,開始想找一份適合自己的工作,為此,他還特意去電腦班學了半年的電腦,但是事實卻遠遠不是他想象的那樣。
               
                他還說,自己沒什么其他特殊的才能,惟有這只左手,力氣要比一般人大些。
               
                他還告訴我他的趣事,一次遇到商家促銷活動,買一贈一,買一只電飯鍋可以隨意抓一把零錢。商家算計好了的,一個電飯鍋加了普通人一把零錢的利兒。結果他把左手伸出來,當場就把那個促銷員嚇了一跳,無奈地說:“那你抓吧。”
               
                那次,幾乎所有一邊看的顧客都大笑,但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俞大手只用右手抓了一把,他告訴我:“咱不能壞了規矩,人家也不容易。”
               
                我這才理解,他為什么要從那么好的位置上退下來。他說,這個社會這個人群,總是要有一定規則,不是把一個人放到哪個位置他就能干哪個位置,而是把你放到哪個位置,你如果能做好的話,就一定去做,做不好的話,也不要勉強自己。老天爺雖然也有閉閉眼睛的時候,但是大部分時候是睜著眼睛的。
               
                他的話突然讓我覺得有點兒希望了,沒想到,我數天的頹廢,竟然被他撥云見日。
               
                到了新家,他們忙上忙下。所有東西都搬上去,我留下了俞大手的電話和名字,我才知道他的真名叫俞正則。
               
                我給分管我的主任打電話,說我下周一就去新單位報到,我的聲音積極,自然。他興致也挺好的,說給我安排了一個比較清閑而且適合我的職位,要我放下顧慮,不要想那么多,輕裝上任。
               
                C
               
                原以為人海茫茫,就這樣錯過了,俞大手不過是帶給我一時好心情的一個小人物。但是沒想到卻會再一次遇見。
               
                新單位的工作很清閑,我干脆又在一家網站找了一份兼職來做。每個星期五去簽一次到,開一次例會,剩下的時間就是在家里面做做他們的版面版主什么的。待遇不是太高,一個月五百元錢,手下還有兩個人,分別負責兩個版面,是那種連到也不用去簽的兼職。自然,待遇也低到了每月三百。
               
                網站的流量做得好,公司獎勵兩日游。向來,我和那兩個手下都是在QQ上聯系的,趁了這個機會見見面也不錯。我們約在了公司之外的大廳里見面,坐在那里等時,忽然就看到了微笑著向我走來的俞大手。
               
                像是做夢一樣。可現實中,他就走到我面前了,亦是同樣的驚訝:“是你?”
               
                原來他也還認得我。
               
                互道了身份之后,俞大手變得很健談。他說起自己在另一個地方的求職經歷,本來他想找一份穩定的工作,但是沒想到他的簡歷遞上去之后,卻沒有一個考官看好。俞大手在外面等得急,不等別人喊他名字,就沖了進去。
               
                “有時候,適合你的機會跟本不會找到你,你要拼命去找它。天上掉餡餅的事情可能只有一次,但大多數餡餅都是自己做出來的。”俞大手說得堅決,好像是理想,就應該是這個樣子的。
               
                他闖進去之后,看著二十多個人的眼睛都看向他自己,一下子就蒙了。
               
                但是他還是理清了自己的思路,誠懇地說,自己學了半年電腦,十分想得到這份工作。
               
                沒想到其中一個主考官卻出了這樣一個問題問他,一間房子里有三個燈泡,門外有三個開關分別控制這三個燈泡,門外面的人看不到屋里面的燈是不是亮。問只能進一次門,分別知道哪個開關控制哪個燈泡。
               
                俞大手告訴我,當時他就樂了。這題是不太簡單,算得上一個腦筋急轉彎,不過他在網上看過這道題目,他當時就說:“這題我在電腦上看過,不算,再出一個。”
               
                就是這樣誠實的回答,讓他贏得了一次寶貴的機會。而最終讓考官決定讓他做那份工作,是因為那工作本是對技術的要求不算太高。每個月八百元錢,雖然待遇不是很高,但是俞大手告訴我,起碼他能做得下來,不致于吃力,不致于看別人的眼色,不致于再擔驚受怕地欠別人的人情。
               
                旅游路上,我一直在想他沒說完的那個問題,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但實在不好意思問他。
               
                沒想到他卻看出了我的心思:“馬管理,你是不是還在想剛才那個問題?”
               
                我不好意思地點頭。他爽快地笑:“看起來人人都是會虛榮的啊,想知道你就問嘛。”不過還沒等我問,他便將答案告訴了我。
               
                說起來很簡單,就是先打開第一個開關,亮一會兒關掉,再打開第二個開關進去。用手摸那兩個不亮的燈泡就行了,熱的是第一個開關,亮的是第二個開關,涼的是第三個開關。很簡單的方法。說完,他還低頭沉吟:“這件事讓我有啟發,我覺得生活里有些事情我們只將它們歸到了他們應該有的功能里面,循規蹈矩。就像開關與燈,有些人只想到了開關打開了燈會亮,但是就沒想到開關打開了燈會發熱。”
               
                我也沒想到。
               
                D
               
                自此以后,與他在QQ上聊得更多。他打字不太快,有時我比較急促,催他,他總是發過來一個極不好意思的表情,再附上一句話:“我的一只手比較大,打起字來不太方便,你知道的啊。”
               
                于是我就覺得不好意思,倒是我的不是了。他活得很真實,此后,斷斷續續地他找了好幾份工作。他對我說,人要活得真實一點兒,不虧別人的心,也虧不了自己的心。而每一次求職,他都以實待人,連簡歷也寫得明明白白,不夸大一點兒。
               
                他告訴我,如果別人能用了他,哪么他就有種踏實的幸福。但是,大部分時候,他的簡歷是不被別人看好的,那個時候,他也有沮喪。
               
                城市本來就小,那段時期,幾乎大小公司都知道俞大手的求職經歷,也知道他并不太高明的電腦技術和很誠實的求職申請。閑聊時,有人拿他當樂子,有人則很嚴肅地提起他,當然,還有人不屑一顧——但對于他的人品,沒有一個人有非議。
               
                秋天,我出差一個月,忙里忙外的,回來時,俞大手竟然成了名人。
               
                他在公交車上當眾喝斥一個小偷,但沒想到,車里竟然有三個他的同伙,四個人對付他一個人。車里的他展不開手腳,打斗中,沒有一個人出來幫忙,后來其中的一個,拿了一把匕首刺他,他就用那只大手擋了一下。
               
                在醫院里面,他笑著說:“虧得這只大手了,別看平時玩電腦打字時嫌它不方便,關鍵時刻,還是起了作用呢。”說這話時,他舉起那只纏滿了繃帶的大手給我看。
               
                看俞大手的時候,恰巧又有記者來采訪。俞大手拒絕接受采訪,問他原因,他說:“我不喜歡這樣,他們讓我想起了我在車上被人圍攻的時候,沒有一個人上來幫我一下。”
               
                他的直來直去,讓市報的兩名記者很尷尬。他們走后,半天,他像是回過味來,用另一只手拉著我的手:“我是不是太老實了?”
               
                我告訴他,老實有什么不好呢?況且他又不是那種老實到什么也不懂的地步,他偶然還有小感觸,還有熱忱的行為,還有為人處事的自己的誠實方式,有什么不好?我想,這也是他一直洗滌我心靈的原因,忍不住想他的求職過程,他就像一個滿手財富的孩子,自己看不到,別人有時也看不到,那財富其實就是兩個字,誠信,這是一切的基礎,但是大部分人往往最先忽略了這一個最基本的準則,以致于雙雙錯過,但也有識貨的啊,那個時候,就是他最貼心的幸福了。

              歡迎分享轉載→ 俞大手的幸福求職記

              上一篇:求職奇遇

              下一篇:習慣

              用戶評論

              驗證碼: 看不清?點擊更換

              注: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站立場。

              Copyright © 2002-2019 聚星少兒 版權所有 備案號:收藏本站 - 網站地圖 - 關于我們 - 網站公告 - 廣告服務

              搜狗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