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3ijwy"><u id="3ijwy"></u></code>
    <mark id="3ijwy"></mark>

    <tbody id="3ijwy"></tbody>
    
  • <tr id='uqlyra'><strong id='uqlyra'></strong><small id='uqlyra'></small><button id='uqlyra'></button><li id='uqlyra'><noscript id='uqlyra'><big id='uqlyra'></big><dt id='uqlyra'></dt></noscript></li></tr><ol id='uqlyra'><option id='uqlyra'><table id='uqlyra'><blockquote id='uqlyra'><tbody id='uqlyra'></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uqlyra'></u><kbd id='uqlyra'><kbd id='uqlyra'></kbd></kbd>

    <code id='uqlyra'><strong id='uqlyra'></strong></code>

    <fieldset id='uqlyra'></fieldset>
          <span id='uqlyra'></span>

              <ins id='uqlyra'></ins>
              <acronym id='uqlyra'><em id='uqlyra'></em><td id='uqlyra'><div id='uqlyra'></div></td></acronym><address id='uqlyra'><big id='uqlyra'><big id='uqlyra'></big><legend id='uqlyra'></legend></big></address>

              聚星少兒

              當前位置:主頁 > 寓言故事 > 中國寓言 > 本文內容

              陳光標:我不會遺臭萬年-名人故事

              發布時間:2019-12-28 23:29源自:未知作者:admin閱讀()

                在陳光標四歲的時候,一個哥哥、一個姐姐因為家庭極度貧困,先后餓死,這給童年的陳光標帶來了對饑餓的恐懼記憶,陳光標決定靠自己改變命運,一定要脫貧致富。10歲上小學的陳光標,利用中午放學時間,用兩只小木桶從二三十米深的井中取水,再用小扁擔挑到離家1公里的集鎮上叫賣,一分錢隨便喝,每天能賺兩三毛錢。開學的時候要交書本費1。8元,當交完自己的書本費后,他聽說鄰居家的孩子還沒有錢交書本費,就去學校幫他把書本費交了。三四年過后,陳光標的生意很快升級,17歲成為家鄉遠近聞名的少年萬元戶,28歲創立了他人生的第一個公司。
               
                陳光標:我不會遺臭萬年后來,他成了一名“樂意做一個最優秀的地球清潔環衛工”的企業家和慈善家,他堅持不懈地把致力于再生資源回收產業賺的錢投身慈善公益事業,截至2012年底,他10年慈善捐贈總額超過了20億元。
               
                陳光標對自己所從事的行業十分自豪,“我當初選擇建筑垃圾環保再生處理這個行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它對于我們節約資源、保護環境意義重大。”
                在陳光標眼里,再生資源利用工作也是另一種意義上的慈善事業,是為了子孫后代的環保慈善。
               
                “你不是中國首富,但你是中國首善”,有人這樣評價他。數年如一日,他在用自己的行動,向人們詮釋了“慈善如山、財富如水”的價值觀和道德觀。
               
                同時,他也是爭議最大的人。
               
                那是因為,他行事一貫那么高調。
               
                交鋒
               
                一聽說要采訪陳光標,我遭到了部分學者、教授以及親友的力勸:“他是奇葩,采訪他干啥?”
               
                “我想聽聽他高調慈善的公益觀,以及為什么要惹出一系列石破天驚的熱點事件,僅此而已。”我說。
               
                “你還是別去了,將他放涼,沒人關注他的時候,他就不鬧騰了。”有人建議說。
               
                “陳光標高調做慈善怎么了,質疑陳光標不能先入為主,他有問題自然會被繩之以法,在我看來,陳光標和一系列明星做慈善不見得有什么本質區別……”我回答。
               
                眾說紛紜中,我抵達南京。我明白,相信事實,不偏不倚,對記者而言,足夠。
               
                陳光標的辦公樓里,有一層走廊內外密密匝匝全是榮譽證書。
               
                聊著聊著,他會突然停下說:“我累了,我要吃一塊西瓜。”面對一個個追問,他來不及思索時,會自嘲:“我最近很累,腦子短路,還在倒時差(美國歸來)。歇歇。”
               
                采訪陳光標前,我打開他的微博,隨便揀了一則信息,從他微博留言中選取了一個小時的時間段,摘取網友們的一個個留言:
               
                “有人說你像個大孩子,完全不在乎世界的看法,不過我挺佩服你的勇氣。”
               
                “一直關注著你,就是想看看你到底有沒有底線。”
               
                “有人說你做慈善動機不純,政商勾結。”
               
                “有人說你簡直像一個神經病”……
               
                再難聽的質疑,陳光標都不憤怒,一一回復,但一連串尖銳的問題拋出來,又讓陳光標對我的采訪有了質疑。
               
                我告訴他,我想還原一個真實的陳光標,你是什么樣就什么樣。
               
                “真實就好。”陳光標頓了頓,聳了聳肩,顯得放松。
               
                3個多小時的訪談更像是思辨,陳光標告訴我,在他所幫助的人中,80%的人不懂得感恩,這讓他痛心。
               
                一系列的交鋒,我試圖說服陳光標接受我“尊重受助者的意愿,他們完全可以不感恩”的公益觀,但無果。
               
                我與陳光標交流了“暴力慈善”這個概念,陳光標反駁:“我對誰暴力了?我真金白銀捐出去了,我和他們拿著錢合影,他們可以不合影,合完影我又沒有將錢收回……我不是暴力慈善。”
               
                上頭條
               
                在陳光標裝滿證書的榮譽室里,除了拋出一連串網友對他的質疑外,我還給陳光標做了評價:大策劃家。
               
                大策劃家源于他此前做的一系列轟轟烈烈的事件,聲稱要收購紐約時報,賣空氣,模仿周總理,開個人演唱會,堆錢墻,以及請美國流浪漢吃飯。
               
                大策劃家這個稱呼,陳光標并不抗拒,繼而順著我的評價說:“你說什么不需要策劃呢?你做新聞的,你要采訪我,你不策劃么?政府發布對外形象片,不策劃么……”
               
                陳光標說,策劃得看結果,看落腳點,看能否給社會帶來正能量。他認為他所做的每一個策劃都是正能量,策劃讓他無形間帶動了越來越多的富人做慈善。
               
                陳光標還向我透露了策劃心得,策劃要保持一個度。他說:“度呢,就是說頻繁地上頭條也會遭到一些人嫉妒,要保持一個度。你看今年,多好,從春節到現在,金門大橋你知道的,上頭條了,是我要建和平大橋嘛;10天后請流浪漢吃飯上頭條了;3天后,給雷鋒磕頭又上頭條了……這個月3次策劃全部上頭條了。”
               
                興頭上,陳光標拍拍鼓起來的肚子笑著說,他沒有智囊團,所有策劃都是隨心所欲,他說:“就策劃來說,不說世界不說亞洲,在中國沒有人超越我。”
               
                他說不管社會對他的評價好也罷,壞也罷,他的一系列策劃無形間引起了大家對公益慈善的討論,也帶動了很多富豪做慈善。
               
                在我離開陳光標辦公室前,陳光標一再吐苦水:“我沒有給政府官員送過一分錢,目前我公司接的活兒,十個有九個都是二手……我期望政府部門能幫我……但至今讓我感謝誰,可以說,沒有一個。”
               
                幾天后,網上曝出,他被聯合國任命成為世界首善……
               
                他成焦點的時候,我沒有理會。
               
                當日晚,陳光標打來電話:“你看到新聞沒?”
               
                我說:“看了,新聞說,你和雷鋒只差一個毛主席題詞了,你成‘世界首善’了。”
               
                陳光標聽了哈哈大笑,通過他的聲音,我明顯判斷他的身體也在隨著笑聲搖晃。笑聲透出他對自己策劃的滿意。
               
                但事件也在發生著逆轉,就世界首善真偽,不足24小時,陳光標在聯合國官微辟謠之后,對媒體稱自己可能被騙了,頒發“世界首善”證書的基金會并非掛靠在聯合國,而自己卻給了對方3萬美元。
               
                于是,網上一邊倒的罵聲和嘲笑聲涌向了陳光標。
               
                幾天后,我的訪談文章《陳光標:我不會遺臭萬年》發表后,各種討論仍甚囂塵上,我收到不少關于他的罵聲和贊揚聲。
               
                在我的公益采訪中,崔永元曾說,我國的公益環境一地雞毛,韓紅甚至說目前的公益環境兵荒馬亂。
               
                一地雞毛、兵荒馬亂,在這個公益背景下,對我而言,陳光標的慈善方式和不少公益觀我并不認同,但一個網友的觀點和我不謀而合:在我們拿不到過多證據(證明有問題)之前,先入為主的質疑和謾罵其實也是一種暴力。
               
                我想,對于陳光標的評價,我們不妨盡將它交予時間。

              歡迎分享轉載→ 陳光標:我不會遺臭萬年-名人故事

              用戶評論

              驗證碼: 看不清?點擊更換

              注: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站立場。

              Copyright © 2002-2019 聚星少兒 版權所有 備案號:收藏本站 - 網站地圖 - 關于我們 - 網站公告 - 廣告服務

              搜狗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