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3ijwy"><u id="3ijwy"></u></code>
    <mark id="3ijwy"></mark>

    <tbody id="3ijwy"></tbody>
    
  • <tr id='uqlyra'><strong id='uqlyra'></strong><small id='uqlyra'></small><button id='uqlyra'></button><li id='uqlyra'><noscript id='uqlyra'><big id='uqlyra'></big><dt id='uqlyra'></dt></noscript></li></tr><ol id='uqlyra'><option id='uqlyra'><table id='uqlyra'><blockquote id='uqlyra'><tbody id='uqlyra'></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uqlyra'></u><kbd id='uqlyra'><kbd id='uqlyra'></kbd></kbd>

    <code id='uqlyra'><strong id='uqlyra'></strong></code>

    <fieldset id='uqlyra'></fieldset>
          <span id='uqlyra'></span>

              <ins id='uqlyra'></ins>
              <acronym id='uqlyra'><em id='uqlyra'></em><td id='uqlyra'><div id='uqlyra'></div></td></acronym><address id='uqlyra'><big id='uqlyra'><big id='uqlyra'></big><legend id='uqlyra'></legend></big></address>

              聚星少兒

              當前位置:主頁 > 寓言故事 > 伊索寓言 > 本文內容

              農民女博士-小故事大道理

              發布時間:2019-12-25 20:24源自:未知作者:admin閱讀()

                   “我將拋棄過去有些矯情甚至有些小資的生活方式,讓自己的雙手沾滿泥土。”這是石嫣半年美國之行的開場白。
               
                農民女博士北京,冬日。北風裹挾著59年一遇的大雪把整座京城沉浸在刺骨的嚴寒中。此時,北六環外鳳凰嶺腳下一個簡陋的農家四合院里,5個二三十歲的年輕人正緊張地在電腦鍵盤上敲敲打打。偶爾哈哈氣、跺跺腳,畢竟堂屋里的暖氣實在是少得可憐。他們就是以石嫣為首的“小毛驢”農場團隊。
               
                石嫣已記不清自己接受過多少次采訪。自從這位中國人民大學的女博士開始把自己在美國學得的先進經驗應用在一個叫“小毛驢”的農場上,她就成為了媒體熱衷追逐的采訪對象。一個柔弱的“80后”城市女孩,一個“前途不可限量”的女博士,卻選擇扎根于土地,選擇種菜當農民,還自得其樂幸福無邊,這,又是怎樣一種境況?
               
                十里不同天,“洋插隊”的新生活
                1982年,石嫣出生在河北保定一個普通的工人家庭。2006年7月,她從河北農業大學農林經濟專業畢業后,被保送到中國人民大學農業與農村發展學院,成為著名的“三農”專家溫鐵軍的研究生。然而,受傳統教育方式所限,石嫣對農業依然一知半解,極其缺乏農村實踐經驗,甚至連農作物是如何種出來的都不清楚。所以,她總覺得心里不踏實,一直盤算著找機會到農村好好實踐一番。
               
                機會總是給有準備的人。2007年年末,石嫣突然接到了一個電話。電話中,剛從美國考察完CSA(社區支持農業模式)項目回來的周立老師急切地讓她轉告溫鐵軍教授:“美國農業政策與貿易研究所同意接收一名愿意去當地農場蹲點半年的學生。”石嫣一聽,眼前頓時一亮:如果自己獲得了此次赴美學習的機會,豈不正好補上了農業實踐的一課?打定主意后,她立刻向電話那端的周老師申請這個項目。經過一系列詳盡的考核后,石嫣獲得了這次機會。2008年4月,石嫣奔赴美國明尼蘇達州的地升農場,成為一名“洋插隊”。
               
                石嫣到了明尼蘇達州的地升農場之后發現,幾乎所有的CSA 農場都會有3~4個大學實習生,這些實習生必須要學習耕作技術,學習怎么去運作一個社區支持農業(CSA) 的農場,怎么去有機種植,為此,他們必須參與到所有的勞動中去。
               
                在美國,農業專業的學生不參加農場實踐,是不能畢業的,他們對于農場還有農活都是熟悉的。可是身為農業專業博士的石嫣,卻沒有干過農活,不會農耕。在美國,沒有人知道她的學位,也沒有人關心,在那里,她就是一個來自中國的農場實習生,一個瘦弱但是好學能干的農民。
               
                雖然對“當農民”早有心理準備,但真正投入其中,石嫣還是吃了不少苦頭。CSA是一種新型農產品貿易形式,種植季節之初,消費者預付給農民一年的錢,與農民共同承擔種植過程中的各種自然風險,農民則要向消費者提供安全健康的有機食品。所以,地升農場雖然有16英畝土地,卻只有5個人和一臺小型拖拉機,所有的播種、除草等都只能用人工方式。每天的工作時間是早上8時到下午17時,中間只有1小時的吃飯時間。
               
                第一天的工作就是除草。農場的土豆地里長著一種亞麻草,開著藍藍的花,看上去十分美麗,但這種草渾身卻長滿了堅硬的刺,稍一碰觸就會扎得滿手鮮血。拔了不到10分鐘,石嫣的手便被扎得鮮血淋漓……結束完一天辛苦的勞動,石嫣躺在床上開始默默流淚:僅僅為了種出所謂的安全食品,這樣流血流汗值得嗎?“親戚朋友都問我是不是真的來美國干農活,”石嫣說,“我告訴他們是的,是真正的農活。不是以前國內的調研,只是看別人怎么做,然后再做研究。”對于石嫣的選擇,親友們普遍反映“難以想象”。
               
                一個月痛苦的磨合之后,石嫣才慢慢習慣了眼前的生活。而真正讓她有所觸動的,卻是一次意外。那天中午是農場配送蔬菜的日子,可運送前卻發現,由于冷藏室里的溫度比預先調節的低,箱子里的部分蔬菜結了冰,尤其是蘆筍被凍得變了色。經理尼克一下急了,他火速拿出客戶聯系本,挨家挨戶打電話過去道歉,然后又迅速安排人將尚未運送的蘆筍換成新鮮的。尼克的焦急和歉意讓石嫣大受感動,也有些不解,蔬菜因溫度發生變色并不是什么大事,本不必如此大動干戈。事后,石嫣求教尼克,尼克看著石嫣的臉,認真地解釋:“在CSA農場中,誠信是最高的原則,也是底線,共享成員只有信任農場,農場的經營才可能繼續。”這句話讓石嫣當即動容。
               
                2008年6月8日,石嫣參加了農場的“地球安息日”慶典。作為入場儀式的旗手,石嫣要舉著旗幟繞場一周。當四周音樂響起,當一張張安靜而認真的臉經過身邊,背對著青山綠草,石嫣突然有了一種老農般的激動:“植根土地的人,都會細細聆聽土地的聲音,思考自己對土地做過些什么,而自己這個專門學農的研究生卻從來都沒想過這些問題!”
               
                “我要用自己之所學呵護這片土地,給這片土地和這片土地上生活的人們,提供一種健康而安全的幸福。”4個月后,站在回國飛機的舷梯上,石嫣立下了誓言。
               
                學以致用,苦累中大膽找希望
               
                2008年10月,石嫣如期回到了中國人民大學,將自己在美國的所見、所聞、所感如實向導師做了匯報,并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她投身農業、敢于嘗試的精神感動了導師溫鐵軍,溫教授主動找到學校,提出從學校在北京海淀區鳳凰嶺的300畝實驗基地里劃出部分給石嫣作試驗田。由于石嫣的想法極具探索意義,加上溫教授的極力推薦,學校很快同意了石嫣的申請,給她辟出了20畝土地。2009年4月,石嫣的“小毛驢農園”誕生了。
               
                農場的問題解決了,可客源又成了一大難題。在更關注價廉食品的國內消費者面前,有誰會愿意以高出市場價若干的價錢提前支付蔬菜購買款?當石嫣和“小毛驢”成員到北京大大小小的小區推薦CSA時,卻統統被視為推銷有機食品的小商販。一次,石嫣費盡周折才拿到了在萬科小區作宣講的機會,可宣講會剛一開始,圍觀的居民就開始起哄。有一個老人更直接,沖著石嫣就嚷嚷:“小姑娘家學啥不好,非要學忽悠人!”石嫣急得臉一下紅了,正要解釋,老人早已不屑地丟下一句話轉身離開:“啥都不用說,都是借口!”這樣的委屈石嫣和她的團隊不知受過多少,在“小毛驢”掛牌的一個多月里,石嫣白天在外跑業務受人冷眼,夜里11點多再趕回農場管理作物,短短的30多天里人整整瘦了5公斤!
               
                為了解決客源問題,石嫣大膽做出改革,將參與CSA的客戶分成“勞動份額客戶”和“普通份額客戶”兩種。“普通份額客戶”只需要提前交納2000~2500元的菜錢,而“勞動份額客戶”除了提前交納1000多元菜錢外,還會獲得一塊份額地。每個周末,客戶必須定時到自己的份額地里參加耕種。作為回報,“小毛驢”則為客戶提供20個星期的有機新鮮蔬菜。另外,石嫣還有一個附加說明,那就是保證20周有400斤蔬菜的供應。“在美國的時候,還真沒有客戶問過菜的重量問題,可是中國的客戶好多人問到底折合多少錢一斤,我就只好加了這個說明。”這樣算下來,平均5塊錢一斤的菜要比市場上普通菜貴而比超市里的有機蔬菜便宜。
               
                簽約過程比想象中的順利,很多客戶認同這個理念,“小毛驢”順利地度過了客源難關,不久,便簽下了滿額的54名客戶。
               
                博士種菜,幸福滿滿希望多多
               
                一切問題順利解決后,石嫣將全部的時間和精力都放在了農園的管理上。“小毛驢”一直把生態健康作為根本的宗旨,農場的日常管理是科學和專業的。這里所種的蔬菜全部使用農家肥,百分之百有機。而豬舍里的豬采用自然養豬法,在特殊設計的豬舍內以鋸末和農作物秸稈等為墊料,通過微生物的作用分解發酵糞便污物,使豬舍內既無惡臭、無污染,又節約飼料、節省勞力。
               
              農場現在有9個固定的實習生和5名管理人員,一般來說,周一到周五是正常耕種時間,周末則要配送蔬菜、接待市民,由于幾乎全部農活都要依靠手工,每個人的工作量都很大。雖然很辛苦,但他們仍然盡心盡力, 力求做到最好, 而客戶反饋回來的高滿意度也讓石嫣更加嚴于律己,不容許自己犯一絲一毫的錯誤。
               
                然而,7月的一天,一件意外的“大事”發生了:由于眼紅加納悶他們的“博士蔬菜”賣價高、銷售火,還和客戶關系熱絡,鳳凰嶺下后沙澗村的某些村民不服氣,暗地里將一個廢棄的農藥包裝袋丟進了“小毛驢”農園。這天正逢周六蔬菜配送日,石嫣凌晨4點就起來安排工作,突然發現了這個農藥包裝袋!她一下就呆了,旋即將所有的同伴們叫起來,一遍一遍地追問情況,一點一點地審查每一個環節。然后,她將每周都會和蔬菜一起配送到客戶家中的《“小毛驢”農園CSA簡報》拿來,在最醒目的位置鄭重地寫下了道歉信:“由于我們管理的疏忽,農園里出現了一個來路不明的農藥包裝袋,如此重大的事故出現在倡導健康食品的CSA農園,我們非常抱歉。我們將加強農園安全管理,杜絕此類事件再次發生,請大家一起監督!”送走負責配送工作的隊友后,石嫣又特地留了下來,在“勞動份額客戶”來參加勞動時一個一個詢問并提醒。石嫣過分較真的舉動讓客戶們也非常驚訝:“我們都知道‘小毛驢’不會使用農藥和化肥,你真的不必如此自我苛責。”可石嫣卻固執地搖了搖頭:“不行,我一定要認真,我決不能容忍對土地的破壞、對‘小毛驢’聲譽的破壞就在眼皮底下發生。”
               
                在石嫣的嚴格管理下,“小毛驢”很快贏得了極好的聲譽,尤其那些參與農園勞動的“勞動份額客戶”,更是將吃“小毛驢”的菜、種“小毛驢”的租地作為減輕生活壓力、提高生活品質的象征,而更多的人,則體會到了吃上“放心菜”的快樂。石嫣有一對年輕的劉姓夫妻客戶,兩人每到周末都會來自己的租地認真擺弄那些蔬菜。在油麥菜收割的日子,小倆口干脆坐在地上,用刀剝開蔬菜外面帶土的一層,就那么津津有味地生吃起來。看見石嫣過來,小夫妻倆一邊樂滋滋地送上“果實”一邊說:“這樣幾顆菜在香港至少得賣8元錢呢!完全有機,沒有農藥!”三個人面對著面,哈哈大笑起來。
               
                “小毛驢”還吸引了許多白領人士。就在同事們還沉溺于虛擬網絡里種菜偷菜的游戲時,外企工作的白領劉麗珊已經在現實中擁有了一小塊自己的菜地。劉麗珊是最早與小毛驢農場簽訂勞動份額的客戶之一。她是典型的樂活族,穿簡潔寬松的棉麻服裝,熱心于環保活動,是公司中的養生專家。雖然只有30平方米的“豆腐塊”地,劉麗珊還是花了心思:菜地最外圍種了一圈花生和向日葵作為菜園的邊框,南面部分種了油麥菜、香菜等,北面部分種了需要搭架的西紅柿和黃瓜,南低北高,有利于陽光照射。在南北交接處她還種了一行茼蒿,現在茼蒿的頂部都開著黃色小花,很好看。每塊菜地邊上都有一塊畫著小毛驢標志的木牌,主人們可以給自己的菜園起名字。“最開始是覺得他們這種模式很好,想支持一下,沒想到給我帶來這么多樂趣。”本來周六才是開放日,可是周五下午休假在家的劉麗珊就迫不及待地來照顧自己的菜了。午后的高溫和陽光讓人汗流浹背,劉麗珊卻毫不在意,她蹲在地上,手里拿了一個小鐵鏟,頭也不抬地給菜地松土。“很多人花幾千塊錢辦健身卡,可是去過幾次后就堅持不下來了,在這里勞動幾小時,出一身汗還呼吸了新鮮空氣,而且這些蔬菜是有生命的,讓你牽掛著,不得不堅持下來。”她說。
               
                石嫣在“小毛驢”上投入了全部的精力,也很快收獲了滿滿的果實。2009年9月,她不僅成功地完成了第一季的蔬菜種植、配送任務,還成為各大媒體爭相報道的焦點,CSA農業模式也因此聲名遠播,為更多的人所熟知。很快,來“小毛驢”研究考察、參觀拜訪、洽談合作的各種團體不斷,而申請成為下一季“小毛驢”會員的人數也由原來的54名一下子劇增到200多名!
               
                2010年春節,剛結束了在重慶市舉辦的“首都高校博士生掛職實踐”活動后,石嫣回到北京,開始了新一輪的種植準備。當她拿起傳統的農具走進農園時,好朋友勸她:“你這是何苦呢?讀完博,進高校、進科研所、當公務員,哪一項不比當農民強呀!”可石嫣卻笑著搖了搖頭:“這次掛職實踐讓我明顯地感覺到,我已經很難和一直在象牙塔里的人一樣思考了。那種從理論到理論的言論方式,空對空,不接地氣,讓我不知所云,讓我覺得沒有任何意義。每一種生活方式都有它的快樂,我就覺得當農民很幸福、很快樂。”
               
                如今,石嫣已經緊鑼密鼓地開始了“小毛驢”的第二季CSA實踐,雖然還在讀博,但對于未來,她早已想得清清楚楚:“CSA肯定是我未來最主要的選擇,大的方向是不變的。我看清了前方的路,也看到這條路值得我一輩子走下去……”

              歡迎分享轉載→ 農民女博士-小故事大道理

              用戶評論

              驗證碼: 看不清?點擊更換

              注: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站立場。

              Copyright © 2002-2019 聚星少兒 版權所有 備案號:收藏本站 - 網站地圖 - 關于我們 - 網站公告 - 廣告服務

              搜狗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