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3ijwy"><u id="3ijwy"></u></code>
    <mark id="3ijwy"></mark>

    <tbody id="3ijwy"></tbody>
    
  • <tr id='uqlyra'><strong id='uqlyra'></strong><small id='uqlyra'></small><button id='uqlyra'></button><li id='uqlyra'><noscript id='uqlyra'><big id='uqlyra'></big><dt id='uqlyra'></dt></noscript></li></tr><ol id='uqlyra'><option id='uqlyra'><table id='uqlyra'><blockquote id='uqlyra'><tbody id='uqlyra'></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uqlyra'></u><kbd id='uqlyra'><kbd id='uqlyra'></kbd></kbd>

    <code id='uqlyra'><strong id='uqlyra'></strong></code>

    <fieldset id='uqlyra'></fieldset>
          <span id='uqlyra'></span>

              <ins id='uqlyra'></ins>
              <acronym id='uqlyra'><em id='uqlyra'></em><td id='uqlyra'><div id='uqlyra'></div></td></acronym><address id='uqlyra'><big id='uqlyra'><big id='uqlyra'></big><legend id='uqlyra'></legend></big></address>

              聚星少兒

              當前位置:主頁 > 寓言故事 > 伊索寓言 > 本文內容

              一顆石子的顏色

              發布時間:2019-12-19 21:02源自:未知作者:admin閱讀()

                一顆小小的石子,體如食指的一道關節,狀若熟透的一顆黃豆。
               
                上面的肉,已化作了泥;血的顏色。已不再鮮艷,變得黯然。
               
                讓母親的身體一度地疼痛、連著脊背的疼痛的石子,讓我的內心一直在疼痛、一種揪心的疼痛。
               
                走出手術室的醫師,用一張白紙包著這顆石子遞到我的眼前,問我還要不要。看著虛弱的母親,我已顧不了這顆曾讓母親疼痛了多少個日日夜夜的石子。連看都沒工夫看它一眼。但我還是堅定地說:要!
                一顆石子的顏色把從母親膽里切割出來的石子捧在手里,石子上還布著鮮紅的血絲。似乎還有肉汁。這是母親的血。是母親的肉。  匆匆洗洗,把它裝進了一個藥瓶里。  這顆膽結石讓母親疼痛了很久,只是最初我們誰也不知道母親得的是“膽結石”。它沒讓母親一直疼,只讓母親一陣一陣地疼。而總有著做不完的事的母親。也就沒把它放在心上,疼的時候吸著絲絲涼氣忍著。疼過之后該下地還下地,該喂豬還喂豬。把家當做旅店的我們,也只認為母親的病像她說的那樣,只是腰桿疼疼而已。周末回到家中。也只是不時地給她買些止痛藥。或者給她些錢,讓她到鄉村醫院看看。及至假期回到家中,母親的疼痛頻率和疼痛程度已達到難以忍受的地步。才有些驚慌地帶著母親進城。把母親送進手術室后,坐在外面等候的我。心里一直處于擔心和后怕中。術前檢查中得知,母親不僅有膽結石。而且心包上還有積液。為此,醫生找我談了話,還讓我簽了字。首次經歷親人進手術室,又是談話又是簽字,我無法不擔心,無法讓自己不感到后怕。
               
                母親走了,走在這一年的那個冬天。我不知道讓母親最終離開我們的是不是這顆石子!在我再次把母親送進城里的醫院時,母親已患有胸腔積液、心包積液、風心病等等。看著醫生從母親的背上大針管大針管地往外抽著她體內瞧積液時,我只能轉過身以淚洗面。母親體內有積液。這是在做膽結石手術時就發現了的。可當時我們全部的注意力都落在了這顆膽結石上,以為膽結石被切除了,一切就都沒事了。于是,我們又再次地離開了母親,徑直地到外面去說自己的話,走自己的路。像以往一群,忽略了母親的病情。母親再次聲生的一系列不良反應,絲毫沒有引起我們的注意,沒有讓我們及時地回到她的身邊。以致不得不注意時。一切都為時已晚,已來不及挽回。
               
                我能在外工作,曾是母親的驕傲。作為兒女。似乎我們飛得越遠,當父母的他們就越感到驕傲與自豪。而漸行漸遠的我們,卻越來越少了對他們的噓寒問暖。是他們那虛無縹緲的驕傲與自豪。還是我們的自私與無知,讓他們以自己的生命。讓我們空留一生一心的疼痛和遺憾。
               
                上天用這種疼痛和遺憾的降臨。來懲罰我們平時對親人的疏忽與淡忘。
               
                母親離去的身影愈來愈遠。我把家搬了無數次,每一次都要丟棄無數的東西,只有這個裝著這顆石子的小瓶子卻一直帶著。帶了擺放在自己新置的書桌前。只是面對鮮血,面對親情,面對生命,我沒有資格和它對話,一直不敢打開瓶子拿出來細看。
               
                隔著瓶子。我看不清它真正的顏色。但我知道,它的上面有著血的顏色。也有著泥土的顏色,還有著時間的顏色,親情的顏色,思念的顏色。以至生命的顏色。

              歡迎分享轉載→ 一顆石子的顏色

              上一篇:岳父的遺產

              下一篇:木桶

              用戶評論

              驗證碼: 看不清?點擊更換

              注: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站立場。

              Copyright © 2002-2019 聚星少兒 版權所有 備案號:收藏本站 - 網站地圖 - 關于我們 - 網站公告 - 廣告服務

              搜狗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