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3ijwy"><u id="3ijwy"></u></code>
    <mark id="3ijwy"></mark>

    <tbody id="3ijwy"></tbody>
    
  • <tr id='uqlyra'><strong id='uqlyra'></strong><small id='uqlyra'></small><button id='uqlyra'></button><li id='uqlyra'><noscript id='uqlyra'><big id='uqlyra'></big><dt id='uqlyra'></dt></noscript></li></tr><ol id='uqlyra'><option id='uqlyra'><table id='uqlyra'><blockquote id='uqlyra'><tbody id='uqlyra'></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uqlyra'></u><kbd id='uqlyra'><kbd id='uqlyra'></kbd></kbd>

    <code id='uqlyra'><strong id='uqlyra'></strong></code>

    <fieldset id='uqlyra'></fieldset>
          <span id='uqlyra'></span>

              <ins id='uqlyra'></ins>
              <acronym id='uqlyra'><em id='uqlyra'></em><td id='uqlyra'><div id='uqlyra'></div></td></acronym><address id='uqlyra'><big id='uqlyra'><big id='uqlyra'></big><legend id='uqlyra'></legend></big></address>

              聚星少兒

              當前位置:主頁 > 成語故事 > 本文內容

              李屠戶擇婿-[民間傳說]

              發布時間:2019-11-03 07:16源自:未知作者:admin閱讀()

               游小虎高中畢業,沒考上大學,就到李屠戶家學起了殺豬。不久后,有個叫淘氣的男孩,也出于同樣的原因來學殺豬。李屠戶教徒弟殺豬有個條件,不收學費,但出徒后,每殺一頭豬,必須孝敬給他一只豬腰子做下酒菜。
                
                游小虎和淘氣在李屠戶家學習了一年,出徒后,分別在縣城的北市場和南市場租了個肉床子。兩個人都挺守信,每天早上,都會把一只豬腰子送到李屠戶的肉店里,風雨無阻。
                
                李屠戶有個女兒,名叫丫丫,人長得比花兒都好看,比游小虎和淘氣小一歲,初中畢業后就在家幫父母打下手。這天,她告訴了李屠戶一個秘密,說游小虎和淘氣都在追求她,她一時拿不準主意,想讓父母幫著拿主意。
                
                李屠戶聽后不假思索地說:“選淘氣吧!游小虎那小子不地道!”丫丫問為什么,李屠戶說:“你要想知道,那我就讓你看個明白,正好我早想教訓教訓游小虎這小子啦!”
                
                當天傍晚,李屠戶就把游小虎和淘氣叫了過來,領到待殺豬的豬圈前,說:“丫丫說你倆都在追她,她想讓我幫著拿主意。我這當爹的必須為女兒將來的幸福著想,所以我想考考你們。干咱們這行,掙錢多少,關鍵看買豬時的眼力。這樣,今天你們每人從這圈里選好一頭肥豬,明天都早點過來,把豬殺了。我想看看你倆誰殺出來的豬出肉率高。”二人聽后,都在心里較上了勁兒,很快就選好了豬,交給李屠戶一一過了秤,記下了重量。
                
                第二天拂曉,游小虎和淘氣便都早早地來到李屠戶家,見丫丫已經把褪豬毛的水燒開了。也就幾十分鐘的工夫,二人先后把各自挑選好的活豬收拾成了白條豬。李屠戶出來后,首先給游小虎的白條豬過秤。
                
                這頭豬殺出了半盆血,又褪下了一堆豬毛,再過秤,分量不僅沒減少,反而比活豬還多出好幾斤。李屠戶不置可否,讓游小虎把豬抬到一旁,然后又讓淘氣把他殺的白條豬抬到秤上。
                
                因為游小虎和淘氣兩個人殺的豬大小不一樣,所以稱這頭豬時需要更換秤砣。淘氣麻利地換過秤砣后,李屠戶一過秤,見淘氣收拾出的白條豬也沒落下風,只比剛才的活豬少一斤!李屠戶伸手拿走淘氣剛才換過的秤砣,猛地摔到磨刀石上,秤砣當即被摔成了兩半——原來這個秤砣被人切開過,做完手腳后又用金屬膠粘上了。因為精心噴了漆,所以一般人也發現不了。李屠戶氣壞了,說淘氣:“你呀你,我差點上了你的當!原來你比游小虎好不到哪里去呀!”
                
                這時,游小虎正好取出一個豬腰子過來,一聽師父話不對味兒,一下子變得手足無措起來。李屠戶從游小虎手里拿過豬腰子,抄起一把殺豬刀,就將豬腰子一切為二,接著他從兜里掏出一張卷旱煙用的白紙,貼在了豬腰子的斷面上,很快,紙竟然被肉里的水浸濕了。李屠戶揭下那張紙,在打火機上烤起來,只聽見“噼啪”不斷的響聲,直到上面的水被烤干了,紙才“呼”的一下著了起來。
                
                李屠戶說:“你們以為,我讓你們每天孝敬我一個豬腰子,真是做下酒菜吃呢?我是通過檢驗豬腰子里面的水分,驗證你們誰往豬肉里注水了!我本以為淘氣的豬腰子里面沒有水,是他人品正,沒想到他竟學會了玩大秤砣進、小秤砣出的坑人把戲!今天你們兩個可真讓我開眼了!我要不在你們面前露一手兒,還真白當一回師父了!”說到這兒,李屠戶讓丫丫從豬圈里趕出一頭豬,在稱過重量后,李屠戶親手把豬殺了,收拾成了白條豬,又放到了秤上。一過秤,比剛才的活豬整整少了二十斤。李屠戶也不說話,搬來一條凳子,一屁股坐到上面,邊挽左腿褲管邊說:“不就是活豬殺成白條豬不掉分量嗎?我也表演給你們看看!”說話間,他把左腿的假肢卸了下來,“咣”的一下放到白條豬身上。此時再看秤上的白條豬重量,竟然真的和剛才的活豬一樣重!
                
                游小虎和淘氣被李屠戶的舉動嚇傻了,這時,李屠戶眼里已經閃出淚花,說道:“八年前,我到鄉下買豬,過秤時,偷偷換上做過手腳的秤砣,結果被人發現,整個村里幾十戶以前賣豬給我的人家,都懷疑被我坑騙過,硬逼著我賠錢。我不肯,被人們亂棍打斷了一條腿。后來斷腿感染,只得做了截肢手術……我換上這條鐵制假腿后,因為沒臉繼續在家鄉討生活了,才不得已帶著丫丫娘兒倆,來到這個陌生的縣城……”李屠戶說到這兒,擦了把淚水接著說:“我這人沒上過幾天學,愚昧無知干了坑人騙人的事兒,搭上一條腿才明白了一個道理:做壞事是有報應的!我就丫丫這么一個女兒,我絕不能讓她嫁給一個說不好哪天就被人打斷腿的男人呀!”
                
                游小虎和淘氣聽了,都慢慢地垂下了頭。
                
                這時,丫丫媽手里拿著一張大獎狀走了過來,對李屠戶說:“倆孩子都還小,可不能一棍子給打死!連你這沒文化的人都能知錯就改,何況是兩個讀過書的孩子!”說到這兒,她又轉頭對游小虎和淘氣說:“你倆都別灰心,好好殺豬賣肉,以后要憑良心掙錢。你們看見我手里的獎狀沒?這可是工商局頒發給文明經商個體戶的!要我說,你倆要是真喜歡丫丫,就比個賽,誰先拿到這樣的獎狀,誰就是俺李家的姑爺!”
                
                一旁的丫丫聽后,急得直跺腳:“媽!要是他倆一起拿到這個獎狀,可咋辦呀?”
                
                丫丫媽聽后“撲哧”一聲笑了,說:“鬼丫頭,你忘了你姨媽家的花花妹妹了?她不是也想找個殺豬個體戶當對象嗎?”  

              歡迎分享轉載→ 李屠戶擇婿-[民間傳說]

              用戶評論

              驗證碼: 看不清?點擊更換

              注: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站立場。

              Copyright © 2002-2019 聚星少兒 版權所有 備案號:收藏本站 - 網站地圖 - 關于我們 - 網站公告 - 廣告服務

              搜狗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