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3ijwy"><u id="3ijwy"></u></code>
    <mark id="3ijwy"></mark>

    <tbody id="3ijwy"></tbody>
    
  • <tr id='uqlyra'><strong id='uqlyra'></strong><small id='uqlyra'></small><button id='uqlyra'></button><li id='uqlyra'><noscript id='uqlyra'><big id='uqlyra'></big><dt id='uqlyra'></dt></noscript></li></tr><ol id='uqlyra'><option id='uqlyra'><table id='uqlyra'><blockquote id='uqlyra'><tbody id='uqlyra'></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uqlyra'></u><kbd id='uqlyra'><kbd id='uqlyra'></kbd></kbd>

    <code id='uqlyra'><strong id='uqlyra'></strong></code>

    <fieldset id='uqlyra'></fieldset>
          <span id='uqlyra'></span>

              <ins id='uqlyra'></ins>
              <acronym id='uqlyra'><em id='uqlyra'></em><td id='uqlyra'><div id='uqlyra'></div></td></acronym><address id='uqlyra'><big id='uqlyra'><big id='uqlyra'></big><legend id='uqlyra'></legend></big></address>

              聚星少兒

              當前位置:主頁 > 成語故事 > 本文內容

              不合格的老師

              發布時間:2019-11-03 07:05源自:未知作者:admin閱讀()

               趙軍事業有成,最近得了很多獎項,受到了當地媒體的關注。有個記者來采訪,因為教師節即將來臨,自然而然地把話題引到了啟蒙老師身上,誰知趙軍生氣地說:“我取得的成就全憑個人后天努力,和老師一點關系都沒有!”
                
                他為什么有這種反應呢?這還要從他的小學老師牛大春說起。趙軍出生在一個只有十幾戶人家的村子里,要去鎮上必須走一座破橋,路途遙遠。家長們不放心孩子們去鎮上上學,村里就搞了個村小。牛大春是村小唯一的老師,數學語文音樂體育一肩挑,他本身才讀了四年書,一邊自學一邊教孩子,講起課來連蒙帶騙,非常不靠譜。
                
                山里孩子好糊弄,但總有內行的。有次鎮上的教育助理來聽課,聽牛大春說:“拖拉機為什么跑得快?因為它煙囪高!”教育助理臉色鐵青,憤憤地說:“這個牛大春滿嘴跑火車,我看干脆叫牛大吹得了!”這個外號一下子就叫響了。
                
                真正讓趙軍氣憤的是另一件事兒。趙軍讀到六年級時,牛大吹搞來一些初中的教材,挑著自己懂的給他們講,意思是打個提前量,免得到了鎮上中學跟不上,但問題就出在這里。
                
                趙軍讀初一的時候,有天上音樂課,學的是《蘇武牧羊》,音樂老師問誰知道歌詞的意思,趙軍立刻把手舉起來了:“我知道!”
                
                得到老師的允許之后,趙軍站起來說道:“蘇武是漢朝的外交官,到匈奴那里被人扣下了。蘇武留胡節不辱,就是說匈奴有個規矩,不留胡子就要殺頭,所以蘇武只好留胡子……”音樂老師哈哈大笑:“這都聽誰說的?古代的男子都留胡子!這個‘胡’是指胡人,就是匈奴……你接著往下講。”
                
                趙軍結結巴巴地說:“白發娘,望兒歸,紅妝守空幃——是說他白發的老娘盼著兒子回來,天天守著空房子。”音樂老師擺擺手示意:“你坐下吧,一會兒該把我帶溝里了。白發娘是老娘沒錯,這個紅妝指的可是蘇武的老婆,怎么能混為一談呢?哎,小山溝的老師誤人子弟呀!”
                
                小孩子一般都容易犯先入為主的毛病,剛開始學的是啥就覺得啥是正確的。可趙軍對牛大吹實在不信任,立刻認同了音樂老師“誤人子弟”的評價。
                
                從此以后,趙軍變成了一個懷疑主義者,無論老師講什么,他都自己思考一下,如果覺得有疑問立刻反駁,好多老師對他都特別頭疼。
                
                講到這里,趙軍對記者道:“我能有現在的成績,都緣于勇于質疑、不迷信權威的性格。對不起,關于老師這個事,我真沒法照你的思路說。”
                
                記者的采訪勾起了趙軍對往事的回憶,他離開那破山溝三十多年,早就斷了聯系,現在想起來還真有點懷念。雖然他對牛大吹說不上感謝,但也談不上多恨,不如回去瞅瞅。
                
                趙軍拐彎抹角地聯系上本村一個叫二驢的同學,電話里一聊,二驢高興得不得了:“牛老師退休了,在城里養老呢。咱村人都搬走了,你回來,我組織大家一起回去看看,重走長征路!”
                
                定下了日子,趙軍坐車回到老家的鎮上,同學們都在車站迎接他。一個白發蒼蒼的老人大步走過來,狠狠擂了趙軍一拳:“兔崽子,還認識我不?聽說你要回來,可把我激動壞了!”
                
                趙軍笑嘻嘻地說:“牛老師,你激動得整整睡了一夜吧?那個詞咋說的來著?對,叫夜不能寐!”
                
                同學們都哈哈大笑起來,牛老師當時解釋“夜不能寐”這個成語,就說是“整整睡了一夜”的意思。
                
                牛老師又捶了趙軍兩拳:“你這小兔崽子!走,咱們回村!”
                
                十幾個人五臺車,浩浩蕩蕩地向老家開去,公路沒了,眾人就踩著滿地亂石步行。走了五六里山路,一條七八米寬的小河攔住了去路。以前的破橋早就沒了,只剩下幾根木樁立在河中。
                
                牛老師站在岸邊愣了半天神,感慨地說:“我十二歲從青島搬到這個山溝里,當時最大的愿望就是趕緊逃出去。十四歲那年,咱要成立學校,滿村找不到個識字的,矬子堆里挑大個把我選上了,這一干就是一輩子,送走了全村的孩子。我不是個合格的老師,就像這座破橋一樣,只能湊合著把你們送過這條小河溝。現在你們都這么出息,我再出去吹牛也不怕漏風了!”
                
                二驢動情地說:“老師,我們百十口人的小村子,出了六個大學生,誰敢說你這座橋破?如果沒有你,我們現在最少一半睜眼瞎呢!”
                
                趙軍的眼窩忽然濕潤了,自己總嫌棄牛老師的水平低,卻忽視了那個年代的大背景和老師崇高的精神。這時,趙軍記憶深處的一件事浮上水面:他去鎮上讀初中那年,牛老師親自把他送到這座破橋邊,趙軍走了很遠回頭一望,牛老師還在橋的這頭站著,動也沒動……
                
                牛老師笑了起來:“好了,既然過不去就回鎮上吧,好不容易從這破山溝出來了,還有啥好看的?”
                
                “不,這山溝再破也是我們夢開始的地方,人不能忘本!老師,我背您過去!”趙軍大聲喊著彎下了腰。

              歡迎分享轉載→ 不合格的老師

              用戶評論

              驗證碼: 看不清?點擊更換

              注: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站立場。

              Copyright © 2002-2019 聚星少兒 版權所有 備案號:收藏本站 - 網站地圖 - 關于我們 - 網站公告 - 廣告服務

              搜狗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