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3ijwy"><u id="3ijwy"></u></code>
    <mark id="3ijwy"></mark>

    <tbody id="3ijwy"></tbody>
    
  • <tr id='uqlyra'><strong id='uqlyra'></strong><small id='uqlyra'></small><button id='uqlyra'></button><li id='uqlyra'><noscript id='uqlyra'><big id='uqlyra'></big><dt id='uqlyra'></dt></noscript></li></tr><ol id='uqlyra'><option id='uqlyra'><table id='uqlyra'><blockquote id='uqlyra'><tbody id='uqlyra'></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uqlyra'></u><kbd id='uqlyra'><kbd id='uqlyra'></kbd></kbd>

    <code id='uqlyra'><strong id='uqlyra'></strong></code>

    <fieldset id='uqlyra'></fieldset>
          <span id='uqlyra'></span>

              <ins id='uqlyra'></ins>
              <acronym id='uqlyra'><em id='uqlyra'></em><td id='uqlyra'><div id='uqlyra'></div></td></acronym><address id='uqlyra'><big id='uqlyra'><big id='uqlyra'></big><legend id='uqlyra'></legend></big></address>

              聚星少兒

              當前位置:主頁 > 安 徒 生 > 本文內容

              像蟑螂一樣飛-偵探懸疑

              發布時間:2019-11-08 11:03源自:未知作者:admin閱讀()

              當我驚恐而又無奈地睜開眼睛時,我瞟了一眼掛在墻上的掛鐘。熒光指針幽幽地指向了凌晨三點。擦拭掉臉上的冷汗,我知道,我又失敗了。
               
                  不知道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的,我每天都會準時在十二點的時候,心生困意,抑制不住上床睡覺的欲望。即使是面對美女的時候,我也會情不自禁地打上一個哈欠,然后兩只眼皮打架。
               
                  這還不是最困擾我的,當我睡著后,我總是會不停地做噩夢。不是被一群狗追趕,就是夢見有人在撬我的門,聽到門鎖吱吱嘎嘎地響著,我總是會滿臉冷汗地醒過來。背心處滲出的液體浸濕了我的睡衣,衣物與皮膚緊緊貼在一起,粘粘的,膩膩的,讓我不停打著寒顫,全身抖動,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每當我從噩夢里驚醒的時候,我都會看一眼掛在墻上的鐘,每次指針都無一例外地指著凌晨三點。
               
                  我不知道是什么造成了我的這個怪癖,我一直都將它歸咎于我十二歲時做的那個垂體瘤手術。那個手術中,醫生在我的鼻孔打了一個洞,然后把冰冷可怖奇形怪狀的器械伸進我的腦袋,切掉了一個多余的東西。我的生命得以了挽救,但從此我失去了一夜安睡的快感。
               
                  當我醒來的時候,我就會披上衣服坐到電腦前,在浩瀚的網路中像個幽靈一樣游蕩,等待著睡意的再一次降臨,但睡意降臨的時候多半都是早晨,第一縷陽光射進窗戶的時候。所以我又會在早晨天亮的時候再次鉆進被窩,一直睡到天昏地暗,人事不醒。
               
                  我的這個怪癖讓我無法像正常人一樣外出工作,所以我選擇了做一名自由撰稿人,每天呆在電腦前寫一些無聊的,賺取眼淚的文章。所幸,我的文章還算寫得不錯,為我帶來了足夠生存所需要的金錢。
               
              (2)
               
                  在這個夜里,我又一次在凌晨三點醒來,我低低地嘆了一口氣,然后伸手開燈。
               
                  我的床邊是一盞落地的射燈,漆黑的,很細很長的燈桿,在頂端有兩個方向相反的燈座。通常我都只開一個燈,已經足夠了。燈罩是碗型的,可以把燈光全都聚集在一個方向,不過我卻喜歡把燈罩向天花板扭去,讓燈光投射在充滿水漬,隱隱發黑的天花板上。
               
                  我剛醒過來的時候,就喜歡平躺在床上,眼睛圓睜,死死地看著天花板上那些投射的光暈。泛著昏黃的光暈總是讓我這該死的大腦充滿清醒,沒有絲毫睡意。
               
                  不過在這個夜里,當我睜開眼開了燈后,我盯著天花板,卻發現射燈的光暈中,似乎有什么模糊的影象在緩慢游移晃動著。這一定是個很薄的東西,因為光暈中的影子很淺很淺,如果不注意看,幾乎就不能察覺。這是什么東西?我好奇地把眼睛睜得更大了,仔細地注意著天花板上那移動著的影子。
               
                  這一定是一個會飛的東西,因為,光暈中有翼狀的影子在撲閃,而且周圍還傳來一點點細小的嗡嗡聲。
               
              是什么蟲嗎?蟲子總喜歡往有光線的地方飛奔,即使是死亡也不能阻擋它們對光明的向往。我幾乎從那薄薄的影子猜想出,那一定是某種蠕動著的昆蟲的翅膀。半透明的翅膀下,也許還有毛茸茸的蟲腿正在努力掙扎著。它的頭一定長得奇形怪狀,是三角形的嗎?是圓的嗎?上面會不會長出一張人臉?
               
                  我為自己習慣的想法感到暗自好笑,一定是恐怖小說看得太多了吧?不過我對燈罩里的昆蟲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我從被窩里探出身體,將手伸向了燈座,然后輕輕一扭,燈罩將被我拉了下來。
               
                  就在這一刻,我的眼前突然一花,幾個微小的黑影子在我的面前撲閃著翅膀向我沖來。當我還沒有分辨出到底是什么東西時,已經有幾只粘滑的昆蟲落到了我的臉上,一股淡淡的騷腥味向我涌來。我下意識地連忙閉上了眼睛。
               
                  我的半張臉已經麻痹了,我幾乎可以感覺到這昆蟲有力的腿上長滿了細小的帶著倒鉤的絨毛。還有纖細的觸角,正在左右顫動,滑滑地掠過我的面龐,我甚至可以感受到觸角帶起的弱小氣流,氣流里帶著稍許的膻味,就像羊的尿液一般。
               
                  一股惡心的感覺在我的胃里翻涌,我伸出手在面前一抹,幾只昆蟲掙扎著出現在我的掌心之中。
               
              我看著手中的昆蟲,惡心的感覺更熾盛了,因為我已經看到了這究竟是什么樣的昆蟲。
               
                  這是幾只肥大的,正搖晃著觸須的蟑螂!
               
                  我的手一翻,將這幾只蟑螂掠到了地上,然后猛地站起身來,赤裸著一雙腳,狠狠地踩!眼看著這蟑螂變成了一攤黃褐色的肉泥,我的喉頭開始涌動了起來。
               
                  我結束了嘔吐,終于步履蹣跚地從洗手間走了出來。我不想再躺回床上,剛才那幾只蟑螂讓我全無睡意。

              歡迎分享轉載→ 像蟑螂一樣飛-偵探懸疑

              用戶評論

              驗證碼: 看不清?點擊更換

              注: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站立場。

              Copyright © 2002-2019 聚星少兒 版權所有 備案號:收藏本站 - 網站地圖 - 關于我們 - 網站公告 - 廣告服務

              搜狗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