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3ijwy"><u id="3ijwy"></u></code>
    <mark id="3ijwy"></mark>

    <tbody id="3ijwy"></tbody>
    
  • <tr id='uqlyra'><strong id='uqlyra'></strong><small id='uqlyra'></small><button id='uqlyra'></button><li id='uqlyra'><noscript id='uqlyra'><big id='uqlyra'></big><dt id='uqlyra'></dt></noscript></li></tr><ol id='uqlyra'><option id='uqlyra'><table id='uqlyra'><blockquote id='uqlyra'><tbody id='uqlyra'></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uqlyra'></u><kbd id='uqlyra'><kbd id='uqlyra'></kbd></kbd>

    <code id='uqlyra'><strong id='uqlyra'></strong></code>

    <fieldset id='uqlyra'></fieldset>
          <span id='uqlyra'></span>

              <ins id='uqlyra'></ins>
              <acronym id='uqlyra'><em id='uqlyra'></em><td id='uqlyra'><div id='uqlyra'></div></td></acronym><address id='uqlyra'><big id='uqlyra'><big id='uqlyra'></big><legend id='uqlyra'></legend></big></address>

              聚星少兒

              當前位置:主頁 > 安 徒 生 > 本文內容

              招安的蚊子 [傳奇故事]

              發布時間:2019-11-03 07:04源自:未知作者:admin閱讀()

               千層山活躍著一群叛匪,打著“替天行道”的旗號,經常騷擾四周的縣城,誅殺貪官,開倉濟民,漸漸成了氣候。朝廷多次派兵征剿,都以失敗告終。因為千層山地形特殊,山勢呈梯子形狀,從下到上共有九層,每層一道關卡,易守難攻。
                
                除了地勢險要之外,八個頭領個個本領高強,號稱“八大金剛”。大金剛楚中流是寨主,他本是一介書生,胸中懷有山河之氣,屢試不中,索性糾集了一班武夫,落草為寇,過著無法無天逍遙自在的生活。后來,朝廷見千層山無法攻破,就采取懷柔之策,派人招安。可是遭到二金剛項天隆的強烈反對,將招安的特使斬殺,對特使的隨從揚言,誓死不投降。朝廷無可奈何,只得偃旗息鼓,暫且不管不顧。
                
                這一天,山下的嘍啰上來稟報,有一條黃臉漢子扛著一把大砍刀,在第一道寨門前大喊大叫,揚言要上山入伙。楚中流率領眾兄弟來到寨門望樓上,果然看見一條精瘦的漢子,扛著一把與身形極為不配的大砍刀,想來臂力不凡。
                
                楚中流朗聲問道:“好漢何處人氏?為何要來投奔千層山?”
                
                那人自稱沈真星,山東人,自幼習武,因不滿地方官員的橫征暴斂,毆打了官府人員,逃難至此,仰慕千層山各位英雄好漢的名聲,故此特來入伙。
                
                八金剛牛鐵塔嚷嚷道:“誰知道你是不是官府的奸細?”
                
                沈真星哈哈大笑道:“想不到八大金剛徒有虛名,這么害怕官府。你也不用腳趾頭想想,官府的奸細要是進了山寨,豈不是羊落虎口?放眼當今世上,誰能有這個豹子膽?真是笑煞我也!”
                
                笑聲惹惱了牛鐵塔,他大吼一聲,舞著一雙鐵錘,沖出寨門,高喊道:“來來來,你我大戰三百回合。”兩人瞬間戰在一起,可是,牛鐵塔稍遜一籌,敗了下來,進了寨門。
                
                沈真星仰頭高喊道:“大寨主,如何?”
                
                楚中流雙手一拱,抱歉地說道:“好漢武藝高強,無奈本寨廟小,供不起大菩薩,好漢還是另投他處吧,得罪了。”楚中流心里也擔心沈真星來路不明,壞了山寨的安危。
                
                沈真星仰天一陣狂笑,說道:“大寨主,你不敢收留我,莫非擔心我篡了你的寨主大位?”這話惹惱了二金剛項天隆,氣吼吼地說:“這廝太狂了,待我去教訓他。”說罷,挺著一桿鐵槍,沖了出來,與沈真星戰作一團。
                
                兩人大戰一百回合,不分勝負,項天隆生了愛才之心,用槍逼開沈真星,退了幾步,說道:“真乃好武藝!罷了,罷了,待我去向大哥說情,收留與你。”上到望樓上,項天隆勸說楚中流留下沈真星,山寨里正是用人之際,這樣一來,山寨里有了九大金剛,正好各守一個關隘。
                
                楚中流點點頭,對沈真星說道:“沈兄弟,本寨可以留下你,但是按照規矩,你得送上投名狀。”說罷,吩咐兩名嘍啰,跟著沈真星下山。
                
                沈真星下了千層山,來到五十里外的東邊官道上埋伏起來。不一會,就見官道上來了兩個人,牽著一匹騾馬,騾馬的背上馱著貨物。沈真星扛著大砍刀,帶著兩名嘍啰跳了出來,掄刀大喝道:“快快留下買路錢!”兩人嚇得跪在地上求饒。沈真星令兩名嘍啰搜出銀兩,牽了騾馬貨物回山,呵斥那兩人快走。嘍啰忙說:“使不得,投名狀得見人頭。”沈真星說他自有分寸。
                
                到了山寨的聚義廳,沈真星獻上騾馬貨物和銀兩,楚中流面帶怒色,說道:“沈兄弟,人頭呢?”
                
                沈真星抱拳朗聲說道:“大哥,千層山干的是殺富濟貧替天行道的大事,小弟見那兩人是尋常百姓,我如提了他們的人頭來見,豈不有違天道?待小弟以后遇到官府之人,多砍幾顆人頭就是了。大哥,你給一句痛快話,行也不行?”
                
                楚中流本意就不愿收留沈真星,現在正好借投名狀之由拒絕他,他張嘴說道:“不行。”可是,好巧不巧,耳邊突然飛來一只蚊子,嗡嗡嗡的,落在他的耳朵上叮咬。楚中流急忙伸手去拍蚊子,“啪”的一聲,蚊子飛走了,可是情急之下,卻把一個“不”字拍得變了聲,沒有說完整,聽起來含混不清的,說出來的成了“哦行”。
                
                沈真星急忙抱拳說道:“多謝大哥收留,小弟我愿意為山寨效犬馬之勞!”
                
                楚中流愣住了,輕輕地嘀咕了一聲:“該死的蚊子!”他堂堂一寨之主,說出來的話猶如潑出去的水,是沒法收回來的。他只得順水推舟地說:“九弟,你暫且排于末位,待到它日有了功勞,再論功行賞不遲。”沈真星急忙謝過。
                
                當晚,山寨里燈火通明,九大金剛把酒言歡,通宵達旦。沈真星很會做人,與幾位弟兄相處得很好,特別是二金剛項天隆,常常拉著他切磋武藝,關系好得沒話說。
                
                轉眼半年過去,千層山的探子忽然打探到消息,官軍正在牛頭鎮結集人馬,準備圍困千層山。牛頭鎮背靠大河,東西南三面與官道相通,地理位置十分緊要。楚中流頗有帥才,決定先下手為強,兵分三路偷襲官軍,打他個措手不及。
                
                這一晚,楚中流召集眾頭領,在聚義廳里下達命令。他高聲喊道:“項天隆聽令。”二金剛項天隆向前一步,答道:“小弟在。”楚中流下令道:“你帶領五百名悍卒,二更天出發,從牛頭鎮東邊夜踹官軍營盤。”
               
               楚中流說話的時候,一只蚊子忽然飛到項天隆的耳邊嗡嗡嗡,他伸手驅趕,只聽到前半句“你帶領五百名悍卒,二更天出發”,后半句根本沒有聽清楚。他本來想再問一遍,沈真星上前一步,說道:“啟稟大哥,小弟愿意去協助二哥。”項天隆大喜,說道:“大哥,有了九弟協助,如虎添翼,豈不是更好!”楚中流點頭應允。有了沈真星,項天隆就不需要楚中流重復命令了,出了山寨問問沈真星不就知道了?
                
                出得山寨,項天隆問道:“九弟,剛才大哥吩咐我們攻打哪里?”沈真星驚訝地問道:“二哥,這么大的事情,你竟然沒有聽見?”項天隆搔著頭不好意思地說:“大哥說話的時候,也不知道從哪里飛來一只蚊子,叮咬我的耳朵,我急忙伸手打蚊子,一不留神,后半句沒有聽見。”沈真星說道:“沒關系,我聽得一清二楚,讓我來告訴你吧。大哥吩咐,讓我們去燒糧草。”
                
                燒糧草,得繞到牛頭鎮南邊去,項天隆帶著嘍啰潛伏到糧草營盤附近,準備伺機行動,忽然發現前面出現一支隊伍,沈真星率領嘍啰迎上前去,一場混戰。
                
                話說項天隆領命走后,楚中流繼續分派任務,三金剛帶領五百悍卒從牛頭鎮西邊進入,夜踹官軍營盤,四金剛帶領五百悍卒,從牛頭鎮南邊進入,火燒官軍囤積的糧草。
                
                四金剛率人摸到官軍糧草營盤附近,忽然沖出一隊人馬,兩下里摸黑混戰起來。趁著混亂,沈真星背后偷襲,一刀砍下項天隆的腦袋。等到雙方發現都是自己人的時候,已經損傷過半。驚醒過來的官兵舉著火把殺了過來,叛匪們寡不敵眾,只得狼狽地逃回千層山。
                
                回到山寨不久,三金剛也大敗歸來,因為東邊沒有二金剛的牽制,慌亂中的官軍很快清醒過來,集中兵力攔截三金剛,差點將三金剛活捉。
                
                這次大敗,主要是二金剛執行了錯誤的命令引起的。楚中流令人把沈真星綁起來,喝問他為什么不勸阻項天隆?沈真星大聲叫屈,辯解說,項天隆想邀功,說是先燒了糧草,再去攻打官軍營盤,他苦勸項天隆不聽,怨不得他。沈真星的話雖然有可疑之處,但是主將是項天隆,而今項天隆已死,也沒法對質,楚中流只得揮手讓人放了他。
                
                沈真星為什么要謊說命令,趁亂殺死項天隆?原因很簡單,他是官軍的密探,奉命混進山寨,借機除去項天隆。因為項天隆是死硬的主戰派,不但不接受朝廷的招安,還殺了招安的特使。朝廷要想解決千層山的叛亂問題,招安是最省力的辦法。只有除掉項天隆,招安才能成為可能。
                
                過了幾天,山下的嘍啰來報,官軍送還項天隆的尸體,并且派來了特使,要求上山面談招安事宜。楚中流率領眾金剛把特使迎進山寨大廳,特使拿出招安方案,任命楚中流為宣州團練使,其余各大金剛分散到各地擔任兵馬都統,如果楚中流有其他的要求,可以提出來,朝廷會盡量滿足。
                
                楚中流心中猶豫不定,當了多年自由自在的山大王,他可不愿意當個什么團練使,受制于朝廷。但是看得出,有一些兄弟愿意被招安吃皇糧。上一次朝廷招安,有脾氣火爆的二金剛在前面擋著,他不需要出面當惡人,但是這一次不一樣了,眾兄弟眼巴巴地望著他,等著他發話。楚中流正在心中措辭,怎樣委婉地表達拒絕之意,既不讓朝廷震怒,又不會傷了兄弟們的和氣,這時,忽然聽見一陣嗡嗡嗡的蚊子聲。該死的蚊子又來了,想起上一次收留沈真星的教訓,楚中流緊閉著雙唇不說話,準備伸手去拍耳邊的蚊子。
                
                可是這次蚊子卻飛到楚中流的臉部前面騷擾,楚中流雙手一合拍打蚊子,“啪”的一聲。遠遠地看著,端坐在虎皮椅上的楚中流,就像在鼓掌贊同。緊跟著沈真星拍起了掌,眾人也跟著拍起了掌,邊拍邊大聲叫好。八金剛興奮地上前拱手喊道:“大哥英明,我等被朝廷招安,從此吃起了皇糧,比在千層山上落草,強了何止百倍!”其他幾名金剛連連贊同,大廳上一派喜氣洋洋。
                
                楚中流愣了,想不到拍打蚊子,產生了這么大的誤會!可是事已至此,木已成舟,反悔也來不及了。他心中感到無比憋屈,站起來吩咐,山寨里大搞衛生,消滅蚊子,不能讓一只蚊子活著,消滅蚊子后,再擺酒慶賀,款待特使。他要借題發揮,一泄對蚊子的心頭之恨。
                
                眾金剛拿著委任書,喜滋滋地來向楚中流告辭赴任去了。沈真星也來告辭,楚中流吩咐擺酒,要和沈真星小酌。楚中流舉起酒杯說道:“九弟,想不到你真的是官府中人,當初我就心有所疑。”
                
                沈真星微微一笑,說道:“大哥,我也是為了眾兄弟好。”沈真星這次除掉二金剛項天隆,讓招安成功,被朝廷嘉獎,連升三級,成為節度使,統管一方。
                
                楚中流黯然地說:“只是苦了二弟,兄弟們都官袍加身,他卻埋身于黃土之下。”
                
                沈真星將酒往地上一倒,歉意地說:“二哥,九弟對不住你了,不過,我也是身不由己。來,祭奠你一杯酒,在地下安息吧。好在,死去你一人,換來眾兄弟的榮華富貴,想來眾兄弟會永遠記住你的好的。”
                
                楚中流憤憤地說:“九弟,你以為這次招安成功,真的是沒有了二弟才成功的嗎?說起來,你是沾了蚊子的光。”就將兩次因蚊子引起的誤會說了。
                
                沈真星微微一笑,從懷里摸出一個小袋子,從袋子里捏出一只蚊子,手指輕輕一抖,蚊子飛向楚中流,圍著他的頭盤旋。這種嗡嗡嗡的聲音,楚中流太耳熟了。沈真星手指輕輕一抖,蚊子飛回落在他的手指上,他把蚊子放入口袋里。
                
                楚中流看得目瞪口呆。
                
                沈真星家傳的武功流派自成一家,擅長意念驅物,后來就把蚊子當作獨門暗器。蚊子的壽命不長,卻是隨手可以就地取材的東西。蚊子被沈真星用意念驅使,發出嗡嗡嗡聲的頻率,與人的心跳頻率相似,可以影響人的聽覺,干擾人的思維。楚中流的兩次誤會,就是沈真星暗中驅使蚊子干擾的,項天隆沒有聽清命令,也是沈真星用蚊子干擾所致。
                
                得知真相,楚中流張口結舌,良久,才心有不甘地吐出一句話來,“該死的蚊子!”

              歡迎分享轉載→ 招安的蚊子 [傳奇故事]

              用戶評論

              驗證碼: 看不清?點擊更換

              注: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站立場。

              Copyright © 2002-2019 聚星少兒 版權所有 備案號:收藏本站 - 網站地圖 - 關于我們 - 網站公告 - 廣告服務

              搜狗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