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3ijwy"><u id="3ijwy"></u></code>
    <mark id="3ijwy"></mark>

    <tbody id="3ijwy"></tbody>
    
  • <tr id='uqlyra'><strong id='uqlyra'></strong><small id='uqlyra'></small><button id='uqlyra'></button><li id='uqlyra'><noscript id='uqlyra'><big id='uqlyra'></big><dt id='uqlyra'></dt></noscript></li></tr><ol id='uqlyra'><option id='uqlyra'><table id='uqlyra'><blockquote id='uqlyra'><tbody id='uqlyra'></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uqlyra'></u><kbd id='uqlyra'><kbd id='uqlyra'></kbd></kbd>

    <code id='uqlyra'><strong id='uqlyra'></strong></code>

    <fieldset id='uqlyra'></fieldset>
          <span id='uqlyra'></span>

              <ins id='uqlyra'></ins>
              <acronym id='uqlyra'><em id='uqlyra'></em><td id='uqlyra'><div id='uqlyra'></div></td></acronym><address id='uqlyra'><big id='uqlyra'><big id='uqlyra'></big><legend id='uqlyra'></legend></big></address>

              聚星少兒

              當前位置:主頁 > 安 徒 生 > 本文內容

              夜盜

              發布時間:2019-10-27 06:28源自:未知作者:admin閱讀()

              01
               
              被盜
               
              毛大爺去世了,毛大爺的兒子毛德、毛禮大辦喪事。
               
              鄉親們都知道,毛大爺、毛大娘操勞了一輩子,為兒子蓋了房娶了媳婦。后來毛大爺的病越來越重,毛大娘也是病病歪歪,可是兩個兒子不但不來照顧,連藥都不舍得給爹娘買。現在活著不孝死了孝,還不是想撈一筆份子錢!
               
              話雖這樣說,可毛大爺活著的時候,村里人的婚喪嫁娶從沒有缺過禮,不看僧面看佛面,鄉親們該隨份子隨份子,只是不愿意來給他們幫忙捧場。幸好村治保主任老韓是個熱心腸,硬拉了幾個人幫毛德、毛禮把一切安排妥當,只等明天毛大爺入土為安。
               
              照老規矩,夜里要兒子守靈,毛禮裝肚子疼回家了,長子毛德只好留下來,他這兩天也累了,在靈桌前鋪了張席子就呼呼大睡起來……
               
              半夜時分,毛德忽被一陣刺耳的聲音驚醒。睜眼看時,房門和窗子都打開了,正在吱吱呀呀地隨風開合,一股股陰冷的夜風穿堂而過,遺像前的蠟燭忽閃忽閃地跳動,火盆里的紙灰像黑蝴蝶似的飛了起來。毛德不禁打了個寒戰,跑過去剛要關門,卻見外面有一個朦朧的黑影,飄飄忽忽正在遠去,毛德喊了聲:“你是誰呀?”那黑影突然加快了速度,一閃消失在村邊的小樹林里。
               
              毛德剛要回屋去拿手電筒,就聽小樹林里響起了尖細凄厲的叫聲:“嗚嗷兒——”毛德只覺得頭皮發麻,連汗毛都豎了起來,跑回來“砰”地關上了門……
               
              死一般的沉寂中,桌上的老座鐘突然“當當”響了兩下,驚得毛德又是一抖,回頭再看:表針指著凌晨兩點。
               
              按老話,正是“鬼回頭”的時辰,難道是爹的鬼魂回家來了?老娘上氣不接下氣地招呼他:“快……快燒紙!”毛德這才緩過神兒來,趕緊跪下來點燃了紙錢。
               
              燃燒的火光中,毛德突然看到靈桌的抽屜開了一道縫,鎖頭也被撬壞了,急忙拉開抽屜一看,這兩天收的八千多元禮金不見了!
               
              毛德大叫一聲“有賊”!抄起鐵鍬就要追,沖出房門又想起了剛才的叫聲,嚇得丟下鐵鍬退了回來,趕緊給治保主任老韓打電話。
               
              老韓急匆匆跑來,毛德像見了救星,忙把“鬧鬼”丟錢的事向韓主任說了一遍。
               
              老韓聽了沒表態,他讓毛德趕緊通知毛禮。
               
              毛禮接到電話急忙趕來了,聽說“鬧鬼”也嚇了一跳,再聽到丟錢就冷笑起來,用懷疑的眼神兒死盯著毛德。
               
              毛德漲紅了臉:“說瞎話遭雷劈!”說著解開衣服,翻出口袋:“不信你搜!”
               
              毛禮哼了一聲:“我才不白費那個勁兒呢,一個人藏的東西,一萬個人也找不到!”毛德急了:“你、你血口噴人!我還懷疑你來偷錢呢!”毛禮大怒:“放你娘的屁,你賊喊捉賊!”兩個人都紅了眼,沖上去扭在了一起。
               
              毛大娘哭著罵起來:“兩個不孝的孽障呀,你們這是遭報應了!他爹呀,你稀罕那點兒錢干啥,別讓我活著遭罪了,快把我帶走吧……”毛德、毛禮身子一抖松開了手,望著毛大爺的遺像不敢吱聲了。
               
              看老韓陰沉著臉一言不發,毛德磕磕巴巴地問:“真是……俺爹把、把錢拿走了?”老韓瞥了他一眼:“難說!你們光是燒紙,連冥鈔也舍不得買,這冥鈔又特像人民幣,沒準兒是你爹拿錯了……哼哼,也難說是拿錯了,毛大娘病成這個樣子,你們還是連管也不管,你爹讓你們留下錢干啥?”
               
              兩個人心里發虛,呆愣愣地大眼瞪小眼。老韓“喂”了一聲:“快說咋辦吧,你們要不要報案?”毛德長嘆一聲:“這種案咋報?張揚出去也是我們遭了報應,白惹人家笑話。”毛禮瞥了毛德一眼:“紙里包不住火,早晚能整個明白,胳膊折了褪進袖子里吧!”老韓點點頭:“這樣也好,破財免災。還是趕緊入土為安吧,把你爹送走家里就清靜了!”
               
              天一亮,毛德、毛禮趕緊張羅出殯,老韓又拉來幾個鄉親,好歹幫著辦完了喪事……
               
              02
               
              設局
               
              俗話說:“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毛德、毛禮雖然不愿聲張,但他家“鬧鬼”的事兒還是傳了開來,很快就傳到了派出所趙警長耳朵里。
               
              趙警長先聽說”鬧鬼”只是一笑,他知道毛德、毛禮的人品,多半兒是有人裝神弄鬼搞惡作劇,后來聽到丟了錢就警覺起來,鬼會來偷錢?簡直是說鬼話!
               
              趙警長找到了老韓,問他這個治保主任是干啥吃的,難道也相信這些鬼話?老韓說人家事主不讓聲張,別人咋能替他們報案?趙警長要去找毛德、毛禮調查,老韓搖搖頭說:“你沒聽過老說法嗎?家里鬧鬼是喪氣事兒,張揚出去還要招災,這哥兒倆又怕鬼又怕人家笑話,你去了他們能承認嗎?”
               
              “真愚昧!”趙警長當然聽過這些迷信說法,可任由盜賊裝神弄鬼肆意作案,要警察是干啥吃的?
               
              趙警長問老韓村里有沒有可疑的人,老韓笑道:“兔子還不吃窩邊草呢,鄉里鄉親的,村里人有啥可疑的?如果不是這哥兒倆自家偷自家,那一定是外來的賊!”

              歡迎分享轉載→ 夜盜

              上一篇:天價翡翠連環計

              下一篇:血濺美人裙

              用戶評論

              驗證碼: 看不清?點擊更換

              注: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站立場。

              Copyright © 2002-2019 聚星少兒 版權所有 備案號:收藏本站 - 網站地圖 - 關于我們 - 網站公告 - 廣告服務

              搜狗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