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3ijwy"><u id="3ijwy"></u></code>
    <mark id="3ijwy"></mark>

    <tbody id="3ijwy"></tbody>
    
  • <tr id='uqlyra'><strong id='uqlyra'></strong><small id='uqlyra'></small><button id='uqlyra'></button><li id='uqlyra'><noscript id='uqlyra'><big id='uqlyra'></big><dt id='uqlyra'></dt></noscript></li></tr><ol id='uqlyra'><option id='uqlyra'><table id='uqlyra'><blockquote id='uqlyra'><tbody id='uqlyra'></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uqlyra'></u><kbd id='uqlyra'><kbd id='uqlyra'></kbd></kbd>

    <code id='uqlyra'><strong id='uqlyra'></strong></code>

    <fieldset id='uqlyra'></fieldset>
          <span id='uqlyra'></span>

              <ins id='uqlyra'></ins>
              <acronym id='uqlyra'><em id='uqlyra'></em><td id='uqlyra'><div id='uqlyra'></div></td></acronym><address id='uqlyra'><big id='uqlyra'><big id='uqlyra'></big><legend id='uqlyra'></legend></big></address>

              聚星少兒

              當前位置:主頁 > 睡前故事 > 本文內容

              望娘灘

              發布時間:2020-01-11 03:15源自:未知作者:admin閱讀()

              許多年以前,川西平原鬧天旱,旱得多厲害呀!樹木枯死了,禾苗焦黃了,水田旱裂了口,堰塘旱現了底,天大都是一輪火紅的太陽照著大地。
               
                在靠近小河的村邊上,住著一戶姓聶的人家,屋頭只有一個四十多歲的母親,大家喊她聶媽媽;一個十四五歲的兒子,名叫聶郎。他們雖說租種著幾斗糧的土,但不夠吃,聶郎就在外面去打柴、割草來貼補。聶郎很直爽,又能吃苦耐勞,肯幫助別人,又聽母親的話,村子里的小朋友都跟他很合得來。大家稱贊聶郎是個好孩子。
               
                有一天,公雞才叫頭遍,聶郎照例把背篼背起出去割草。他朝著赤龍嶺走去,邊走邊想:咋天遇見長生,他說周員外家里,有人送了一匹雪花馬,一天能走千里。周員外喜愛得很,要村子里的人割青草去喂。他心在想事,不覺已翻過了赤龍嶺。
               
                赤龍嶺山腳叫化龍溝,在發春水的時候,魚蝦很多,溝邊常常長滿綠色的水草。現在卻變成了亂石壩。聶郎嘆了一口氣,正想到別的地方去,忽然看見一團白影于,在土地廟背后一閃,聶郎吃驚地說:“噫,白兔!”
               
                聶郎想到白兔是吃青草的,背起背篼就追,這一趟不曉得跑了好遠。白兔跑到臥龍谷的巖下,忽然不見了。那兒卻現出了一城青幽幽的嫩草,聶郎好不高興,取出鐮刀,滿滿割了一背統。
               
                聶郎接連兩天,都到那兒去割青草,那草非常奇怪,頭天割了,第二天又生長出來。聶郎心想:“我不如把草搬回家去,栽在屋后,也免得天天跑十來里路。”他急忙上前把周圍的泥巴刨松,連根拔起。聶郎正想站起身來,忽然看見草根底下有一凼水,水上露出一顆亮晶晶的珠子。聶郎真是歡喜,小心地把它放在懷里,背起青草回去。
               
                這時候,太陽已經落坡,聶媽媽正在屋頭煮包谷稀飯。聶郎回來了,聶媽媽用埋怨的口氣說;“你怎么這樣晚才回來?”聶郎就把搬草的事情講了,又從懷中摸出珠子。這時候忽然滿屋通亮,珠子閃出的光芒照得眼睛都睜不開。聶媽媽趕忙叫他把珠子藏到米壇子里去。聶郎吃了晚飯,就把青草栽在屋后竹林邊。
               
                第二天,聶郎很早就爬起來,跑到竹林里一看,“啊嗬!”那窩青草早干死了。他又趕忙進屋著珠子還在不在。他剛揭開壇子的蓋蓋,便大聲喊道:“媽媽,你快來看呵!”原來壇子里裝滿了米,那珠子仍在米的上面。他們才知道這是一顆寶珠。從此以后,珠子放在米里米漲,放在錢上錢漲。家中有了錢米,再不愁穿愁吃了。鄰近幾戶農民沒吃的,聶媽媽就叫聶郎經常給他們送米去。聶郎自己是窮人,只要別人來借,三升兩升總是答應下來。這樣消息便傳開了。村中有個員外叫周洪,是一個惡霸地主。他一聽說這件事,便對管家說:
               
                “想個辦法,把這顆寶珠弄過手來才好。”
               
                管家說:“員外,聶家是個窮人,多拿點錢給他買就行了。”
               
                聶郎是個聰明的孩子,當然不會上周洪的當。周洪就同管家想了一條毒計,說聶郎偷了周家的家傳寶珠,派管家帶了四個狗腿子到聶家去搶。聶郎要不交出珠子,就捆送官府辦罪。這個計策卻被放馬的長生聽著了,悄悄出去告訴聶郎,要他們快快逃走。聶郎曉得了這件事,正想和媽媽往外走,就碰到周洪的管家。那管家兇惡地擋住了他們的去路,大聲喊道:“快快將我家員外的傳家寶珠交出,要不你今天休想活命!”
               
                聶郎聽了又氣又恨,指著管家說道:“你們仗恃周洪有錢,到處欺侮窮人,你說我偷盜寶珠,有什么憑據?”
               
                管家不理睬他,叫狗腿子進屋去搜,沒有搜著什么寶珠。管家把眼皮一翻,眼睛一瞪,又叫狗腿子搜聶郎的身上,聶郎急忙把珠子放進嘴里,狗腿子慌忙喊著:“糟了,糟了,聶郎把珠子吞下肚了。”
               
                管家大叫道;“給我打!”
               
                聶郎被打得昏死過去,幸好左鄰右舍出來幾十個人把管家哄走了。他們把聶郎抬進屋去.給他醫治創傷。聶媽媽坐在床邊流著眼淚看護著兒子。
               
                半夜以后,聶郎忽然醒來喊道:“我口渴呀!我要吃水呀!”聶媽媽看見兒子能夠說話了,當然很高興,趕快遞了一碗水給他,那碗水一到嘴巴就干了。聶郎不斷地嚷著要水喝,后來索性扒在水缸邊,“咕嘟、咕嘟”地把水缸里的水吃干了,聶媽媽嚇得只是發抖。
               
                “兒子,你吃了這樣多的水,怎么得了阿!”
               
                “媽呀!我心頭象烈火在燒.難過得很!媽,我還要吃水。”
               
                “水缸里的水,都被你吃干了,哪里還有水!”
               
                “我要下河吃水!”
               
                聶郎剛剛說完這句話,天空中一個金色的電閃,照得滿屋透亮,接著響起一片雷聲。聶郎翻身下床在屋外走去,聶媽媽趕忙追上前去,她跟在他后面,越走越害怕。不一會兒,面前出現了象一條灰色帶子的河。聶郎象瘋了似的,撲到水邊,“咕嘟、咕嘟”吃了起來。這時接連一個一個的閃電,雷聲也轟轟地響著。河里的水被聶郎吃了一半。聶媽媽緊緊拉著聶郎的腳說:“兒子,這怎么得了!”聶郎掉轉頭來,就變了樣子,只見他頭上長了雙角,嘴邊長滿了藍須,頸上紅鱗閃閃發光:
               
                “媽媽,快快放手,我要變成蛟龍,報這血海深仇!”
               
                天上是雷聲、閃電,暴風夾著大雨,河水陡漲,波浪翻滾,把一個平平靜靜的大地.突然變得鬧轟轟的。這時候河邊閃起火把,原來是周洪親自帶人沿河趕來,要剖開聶郎的肚子取寶珠。
               
                聶郎被迫吞了珠子,心如火燒,要報大優,已在河邊變成一條赤色的龍了。只是聶媽媽還拉住他的腳板不放。聶郎聽見一片人聲,料定是周家派人追來,就說道:“媽媽放手,兒要報仇!”說完拼命一擺,聶郎向河中一滾,立刻涌起了萬丈波濤。
               
                “老婆子,你兒子哪里去了?”周洪抓住聶媽媽的肩膀。
               
                “周洪賊呀,你把我兒子逼下了河,還不甘心!聶郎,你的仇人來了!”周洪一腳把聶媽媽踢倒在地,追到河邊,想去找尋聶郎。只見一個紅色閃電,嘩喳一聲焦雷、象千軍萬馬的波濤一涌,周洪和他的管家溝腿,全被卷下水去,淹死在波浪中了。
               
                風漸漸小了,雨也慢慢停了。天已經蒙蒙發亮,聶郎在水中仰起頭來說道:“媽媽,我要去了!”
               
                “兒呵!你什么時候才回來呀?”聶媽媽很傷心地問。在那洶涌的波浪里,隱隱聽得回答道:
               
                “人海兩隔,要我回家,只有石頭開花馬生角。”
               
                聶媽媽知道,她的兒子從此再也不會回來了。她悲傷地站在一個大石堡上,高聲喊著:“兒呵!兒呵!”聶郎在水里聽著媽媽喊一聲,就仰起頭來望一下,那望娘的地方就變成了一個灘。聶媽媽連喊了二十四聲,聶郎仰頭望了他親愛的媽媽有二十四次。那地方就變成了二十四個灘。后來,人們給它取名叫做“望娘灘”。

              歡迎分享轉載→ 望娘灘

              上一篇:國王的黃金夢

              下一篇:小鯉魚住新房

              用戶評論

              驗證碼: 看不清?點擊更換

              注: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站立場。

              Copyright © 2002-2019 聚星少兒 版權所有 備案號:收藏本站 - 網站地圖 - 關于我們 - 網站公告 - 廣告服務

              搜狗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