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3ijwy"><u id="3ijwy"></u></code>
    <mark id="3ijwy"></mark>

    <tbody id="3ijwy"></tbody>
    
  • <tr id='uqlyra'><strong id='uqlyra'></strong><small id='uqlyra'></small><button id='uqlyra'></button><li id='uqlyra'><noscript id='uqlyra'><big id='uqlyra'></big><dt id='uqlyra'></dt></noscript></li></tr><ol id='uqlyra'><option id='uqlyra'><table id='uqlyra'><blockquote id='uqlyra'><tbody id='uqlyra'></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uqlyra'></u><kbd id='uqlyra'><kbd id='uqlyra'></kbd></kbd>

    <code id='uqlyra'><strong id='uqlyra'></strong></code>

    <fieldset id='uqlyra'></fieldset>
          <span id='uqlyra'></span>

              <ins id='uqlyra'></ins>
              <acronym id='uqlyra'><em id='uqlyra'></em><td id='uqlyra'><div id='uqlyra'></div></td></acronym><address id='uqlyra'><big id='uqlyra'><big id='uqlyra'></big><legend id='uqlyra'></legend></big></address>

              聚星少兒

              當前位置:主頁 > 睡前故事 > 本文內容

              沙漠溺死者-恐怖推理故事

              發布時間:2019-12-31 22:51源自:未知作者:admin閱讀()

                那年10月,黎貝再也不愿等下去,她決定忘記沈澤,離開A城。她并不知道,此時命運已經安排她赴另一場局。
               
                到了B城,黎貝很快找到一份薪水豐厚的工作,住處卻異常難尋,房間陰暗狹小,且租金高得驚人。這令黎貝不由得懷念起與男友共處的日子,她這才發現,她無法忘記沈澤。
               
                沙漠溺死者有個夜晚,她剛打開電腦,對話框自動彈出,沈澤那個已黑了半年的QQ竟活見鬼一般亮了,未等她開口,沈澤卻先說話了:“貝貝,我被派往外地出公差了,現在辛苦,只是為了將來與你長相廝守。”接著,沈澤又問,“你是不是眼前正為租房子犯愁呢?”這句話把黎貝嚇了一跳,她打出一個大大的問號,沈澤卻發出一個調皮表情:“保密噢,反正我已幫你聯系到了一處房子,住不住由你。”
               
                接下來,事情順利得不可思議,黎貝用極低的價格租下那處180平米的大房子。是市郊一處竣工不太久的新樓盤。24層。
                房間大得可以跑步,似乎很長時間無人居住,空氣中充斥著一種古怪的氣味。窗臺上放了一盆瘋狂生長的花,花朵很大,像鬼一樣眨著眼。穿衣鏡里有一張血跡模糊的臉,定睛再看,卻又不見了。地板上有一小塊一小塊的血印子,是血跡,一直延伸到大臥房的墻壁邊,消失了,像是有個人淌著血,喘息著,走至墻邊,突然走進墻里了……
               
                這時,電話鈴響了,是沈澤的聲音:“你在出租房里,對不對?”黎貝又是一驚。她告訴他在房子里見到的這些詭異的現象,沈澤未知先覺地笑了起來:“一定是發生錯覺了。別怕,以后我會一直在線上陪護你。”
               
                其后,令人奇怪的現象仍在發生,干凈整潔的房間忽然變得亂七八糟,墻壁上常出現一些用唇膏畫下的奇怪符號。還有幾次,更深人寂,窗戶上有個細細的聲音在叫:“黎貝……黎貝。”接著,有人發出毛骨悚然的怪笑。
               
                黎貝急急打開電腦,沈澤的QQ一閃一閃地跳了起來。聽完女友的傾訴,這次沈澤換了一個嚴肅表情:“你一定是神經衰弱了,去看看醫生吧!”醫生開了一堆藥片,黎貝亂吃一氣,一個星期后感覺好了許多。那些奇怪現象再未發生了。但,每至夜晚,膽怯仍如影隨形,黎貝決定找人合租。幾個單身女同事住了進來,黎貝心中的驚懼一點點驅散。美中不足的是,她與沈澤夜聊沒有先前那么便利了。有好幾次上線,沈澤的QQ一直黑著。 接下來,那幾個同事又匆匆搬走了,給出的理由破綻百出,令黎貝極為困惑。沈澤上線的時間也越來越少了。終有一日,她收到了他的留言,說是去很遠的地方了,此生恐怕不能再相見云云。
               
                進入7月份,B城陰雨綿綿。有個夜晚,外邊雷電交加,黎貝突然醒來,聽見滴水的聲音,像是一個快要死的人,在靜靜地流血。迷迷糊糊中,還聽到有人在哭,有人在笑。睜開眼睛,只見對面的墻壁上,放電影一般,全是人的影子,扭成一團,掙扎著,搏斗著,發出動物一般歇斯底里的慘叫聲。黎貝用被子緊緊蒙住頭,可慘叫聲仍穿透被子綿綿不絕。再次醒來時,她正躺在地上,身下是一小塊一小塊的血印子。黎貝當日連剩下的房錢也沒有結,就逃離了那所房子。
               
                那所房子確實詭異,物業曾向轄區派出所報了案。派出所相關負責人卻認為,是有人故意編出嚇人的謊言,于是,命令五名警察負責調查。結果次日,那五名警察全部受到驚嚇……
               
                半年后,就在黎貝快要淡忘此事之時,本埠媒體報導了一起特大殺人案件。報道稱,在某樓盤的24層23號房的墻壁里,發現一具高度腐爛的男尸。經公安部門證實,男尸是該樓盤的一名預算工程師。由于他手中握有該公司董事長非法侵占土地的大量罪證,就在樓盤快要竣工時,他被董事長雇兇殺害了,兇手將他砌進了墻壁里……
               
                那個房間號碼,黎貝再熟悉不過了。而男友沈澤生前就是那家房地產公司的預算工程師。她幽怨地想:或許男友是通過這種方式,想讓她重溫兩人共處一室的最后感覺;也可能僅是向她無聲訴說,最后時刻,他一步步走向死亡的那一份孤寂。

              歡迎分享轉載→ 沙漠溺死者-恐怖推理故事

              用戶評論

              驗證碼: 看不清?點擊更換

              注: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站立場。

              Copyright © 2002-2019 聚星少兒 版權所有 備案號:收藏本站 - 網站地圖 - 關于我們 - 網站公告 - 廣告服務

              搜狗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