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3ijwy"><u id="3ijwy"></u></code>
    <mark id="3ijwy"></mark>

    <tbody id="3ijwy"></tbody>
    
  • <tr id='uqlyra'><strong id='uqlyra'></strong><small id='uqlyra'></small><button id='uqlyra'></button><li id='uqlyra'><noscript id='uqlyra'><big id='uqlyra'></big><dt id='uqlyra'></dt></noscript></li></tr><ol id='uqlyra'><option id='uqlyra'><table id='uqlyra'><blockquote id='uqlyra'><tbody id='uqlyra'></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uqlyra'></u><kbd id='uqlyra'><kbd id='uqlyra'></kbd></kbd>

    <code id='uqlyra'><strong id='uqlyra'></strong></code>

    <fieldset id='uqlyra'></fieldset>
          <span id='uqlyra'></span>

              <ins id='uqlyra'></ins>
              <acronym id='uqlyra'><em id='uqlyra'></em><td id='uqlyra'><div id='uqlyra'></div></td></acronym><address id='uqlyra'><big id='uqlyra'><big id='uqlyra'></big><legend id='uqlyra'></legend></big></address>

              聚星少兒

              當前位置:主頁 > 睡前故事 > 本文內容

              流淚的蒙娜麗莎-偵探推理故事

              發布時間:2019-12-31 22:49源自:未知作者:admin閱讀()

                一
               
                這天,巴洛克酒吧的啤酒小姐李思思走進一間包房推銷酒水,十幾分鐘后淚流滿面地跑了出來。一個染著黃頭發的青年對聞訊趕來的經理大喊大叫:“不就是拉拉她的手嗎?至于這樣嗎?假清高!你看她把我的臉撓的……”
               
                流淚的蒙娜麗莎一襲白裙的李思思坐在吧臺前的高腳椅上哭得很傷心。李思思的哭泣引起了一個男人的注意,他就是坐在旁邊的陳澤偉——本市最大的房地產開發商永昌置業公司的總經理。陳澤偉早就留意這個女孩了,她不僅長得青春靚麗,還有一種溫柔的氣質,尤其是她的笑,讓人如沐春風。陳澤偉發自內心地說:“這里真的不適合你!”
               
                李思思告訴陳澤偉,她從小就喜歡畫畫,立誓要當一個像達·芬奇那樣偉大的畫家。去年她考上了美院,可是她家根本就供不起。李思思羞澀地說:“我曾經對自己說,只要能成為畫家,吃再多苦都在所不惜。可是受了一點委屈就哭鼻子,你不會笑話我吧?”陳澤偉連忙說:“怎么會呢?我覺得你是一個了不起的姑娘。”
                從那以后,李思思經常跟陳澤偉談天談地談人生理想,陳澤偉漸漸喜歡上了這個美麗的女孩。這天,陳澤偉帶李思思去了一家海鮮酒樓。和李思思在一起,讓陳澤偉覺得自己整個生命都鮮活起來了,不知不覺便醉了。李思思也醉了,軟軟地靠在陳澤偉的肩膀上。望著李思思如玉般光滑細膩的臉,陳澤偉鬼使神差地帶她去了酒店。
               
                第二天,看著目流滿面的李思思,陳澤偉一臉愧疚:“對不起,思思,我不知道你還是個處女。你不是想成為達·芬奇嗎?我可以幫助你。”李思思在陳澤偉的懷里偷偷地笑了,她仿佛看到一條光明大道直通夢中的羅馬,而這條光明大道正是自己費盡心機鋪就的。有一次,她和同學去巴洛克酒吧玩,正碰上陳澤偉在那里買醉,李思思一眼認出他是永昌公司的總經理。后來,她發現陳澤偉經常去巴洛克酒吧,就到那里當了服務員,目的就是想和陳澤偉來一場美麗的相遇。可是一直沒有好機會,那天,李思思不想再等了,就撓了那個黃頭發的小青年,然后滿臉淚痕地坐在了陳澤偉旁邊……
               
                陳澤偉為李思思準備了一套房子,現在她不用辛辛苦苦地出去打工,而是呆在溫暖的房子里創作她喜歡的油畫了。陳澤偉不能天天來陪她,因為他有老婆。
               
                李思思并不纏著陳澤偉,這讓陳澤偉覺得她乖巧可愛,這也是李思思想要的效果。況且,她也沒有那么多時間跟陳澤偉親熱,她要用心創作她喜歡的油畫。現在她精心創作的一幅油畫就要完成了,她給它取了個名字, 叫《流淚的蒙娜麗莎》。
               
                二
               
                突然,有一天,陳澤偉的老婆郭月玲約李思思見面。李思思知道,這一天遲早會來的!她化了一個美美的妝,既青春又不失女人味。
               
                李思思對自己的美麗很自信,但是當她走進迪歐咖啡館的時候,心跳還是突然加快了。李思思完全沒有想到,郭月玲對她說的第一句話竟然是“你真漂亮”。李思思一時沒反應過來,過了兩秒鐘才木木地說:“你也很漂亮。”郭月玲不但漂亮,還很會說話,但是李思思拒絕了她的請求:“對不起,我不能離開陳澤偉,我真的很愛他。”
               
                李思思走出包房以后,里面傳出茶杯碎裂的聲響。李思思嫵媚地笑了。她6歲時,父親遺棄了她們母女,所以她根本就不相信愛情。她心里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成為一個了不起的畫家。
               
                李思思一路上都在想著她的那幅《流淚的蒙娜麗莎》,她沒有刻意渲染流淚哀傷,而是用絢麗的油彩喻示蒙娜麗莎永恒的生命。李思思為自己的創意沾沾自喜,她并不知道,兩個穿著黑西服的男人正悄悄地跟著她。
               
                李思思上樓,那兩個男人也跟著上了樓。李思思剛打開門,一把刀就頂上了她的腰部。李思思還沒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推進了屋里,那兩個男人也隨即閃了進來。李思思嚇壞了,苦苦哀求道:“我把所有的錢都給你們……”可對方似乎看不上她拿出的那些散錢,有恃無恐地在屋子里走來走去。其中那個刀疤臉走到《流淚的蒙娜麗莎》前面,漫不經心地說:“畫得不錯嘛!”
               
                李思思見刀疤臉要去摸她的畫,連忙說:“你別碰它!”男人的手在畫的前面停了幾,秒,呵呵地笑了:“不碰它,就來碰你好了!”說著色迷迷地走向李思思,幸好另一個留著大光頭的男人攔住了他:“大哥,別把漂亮小姐嚇壞了!”
               
                大光頭對李思思說:“別怕,我們哥們向來是不強迫人的。這樣吧,我讓你自己來選擇,要么要你,要么要你的手指……”刀疤臉猥瑣地抓住李思思的手說,“又白又嫩的,真可惜,要是沒有了手指,你還怎么去畫畫呢?”
               
                刀疤臉用刀輕輕一劃,李思思的手背上就現出了一條血痕。李思思妥協了,她不能失去手指,她還要畫畫,她要當一個像達·芬奇那樣偉大的畫家!兩個男人心滿意足地離開了李思思的住所,真是個傻姑娘啊,你怎么選結果都一樣!大光頭男人撥了一個電話:“圓滿完成任務。”
               
                三
               
                當陳澤偉推開那扇虛掩的門時,頓時驚呆了:李思思仰面躺在血泊里,已經停止了呼吸。
               
                怎么辦?無數念頭在陳澤偉的腦子里飛轉。可是他不能報警,他絕不能攪進這些緋聞兇案里,但他會不會受到懷疑?
               
                陳澤偉心慌意亂,他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趕緊逃離現場。可是車剛開出去,他又覺得這樣不妥,等警察發現了李思思的尸體,還是會查到他,到時候他更說不清。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讓李思思無聲無息地消失。李思思由母親獨自帶大,又整天沉浸在繪畫里,沒什么親戚朋友,沒人會懷疑上他。陳澤偉想來想去,只有這樣做才最保險!
               
               
               
                處理完李思思的尸體已經大半夜了,陳澤偉疲憊不堪地走進家門,突然看到門前立著一個黑影,他不禁“啊”地叫出了聲。客廳里的燈驟然亮了,郭月玲像鬼魅一樣出現在他面前。陳澤偉驚魂未定,語氣不善地說:“人嚇人會嚇死人的!”郭月玲呵呵地笑了:“不做虧心事,半夜不怕鬼叫門。怎么?見過你的小情人了?”
               
                陳澤偉又嚇了一跳,隨即一個念頭從腦袋里閃過:“難道是你叫人干的?”郭月玲慢條斯理地說:“我不過是給你一個小小的警告,這就是背叛我的后果!”陳澤偉怒不可遏:“就算是我不對,你也不能殺人啊!”“殺人?”郭月玲也嚇了一跳,“我只是叫人砍掉她的手指啊!”
               
                陳澤偉突然明白了,李思思把繪畫視作生命,沒有了手指,她根本就活不下去!況且……想到李思思的音容笑貌,陳澤偉心痛難忍,對郭月玲吼道:“是你害死了李思思!”郭月玲起初臉色慘白,陳澤偉這一喊,她反倒恢復了鎮靜:“你不會報警吧?”郭月玲見陳澤偉沒有吱聲,越發篤定起來,“你這么辛苦才得到今天的一切,難道不怕失去嗎?你大概已經悄無聲息地幫我處理好了一切吧?”
               
                陳澤偉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沒錯,他們現在是一條藤上的兩只螞蚱,誰也離不開誰了。
               
                四
               
                事實上,郭月玲才是永昌置業公司的真正老板。她曾經是一個赫赫有名的黑社會老大邵永昌的情人,在黑白兩道都有一些影響力。陳澤偉大學畢業后進入公司,后來被郭月玲看中,兩人結了婚。郭月玲厲害霸道,隨著陳澤偉自己社會地位的提高,他越來越不愿意面對郭月玲,所以常常到巴洛克灑吧去輕松一下——巴洛克酒吧是他和初戀情人分手的地方。
               
                陳澤偉的背叛,讓郭月玲覺得她對陳澤偉太過放縱了。因為身體不好,她把公司大權都交給了陳澤偉,李思思事件后,郭月玲開始坐鎮永昌置業公司了。
               
                這天,郭月玲坐在老板椅上打開當地的報紙,一則新聞引起了她的注意:今天早晨,平安路某浴池發生溺水事故,兩名男子因吸入性窒息死于浴池中……
               
                那兩名死者就是跟蹤李思思的刀疤臉和大光頭。兩個人一起溺死,這也太奇怪了吧,何況還是死在浴池里!郭月玲的心里隱隱有些不安。
               
                一連幾天都風平浪靜,郭月玲漸漸把那件事淡忘了。這天,郭月玲吃完飯剛回到辦公室,想掏出口紅補補妝,可是她拿出來的卻是一截手指!郭月玲驚愕了幾秒,猛地把那截手指扔到了地上。是誰干的?無數個念頭在郭月玲的腦子里閃過,她是不信邪的,肯定是有人在搞鬼!
               
                郭月玲飛快地跑出辦公室,沒發現什么異常。郭月玲對正在收拾垃圾的胖女人吼道:“剛才看沒看見什么人進我的辦公室?”郭月玲的表情太嚇人,胖女人驚慌說沒有,郭月玲怒不可遏:“你瞎啊!人進來都不知道,公司養著你有什么用?”
               
                郭月玲這一喊招來了一群人,他們紛紛問董事長丟了什么東西,郭月玲這才意識到自己失態了。回到辦公室,郭月玲把那截手指丟進了馬桶,可是奇了,當她回家以后,發現那截手指居然還躺在她的皮包里。望著那截手指,郭月玲臉色發青,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五
               
                郭月玲怎么也睡不著,這里面肯定是有人在搞鬼,想來想去,最有可能的是陳澤偉。突然,一個可怕的念頭從郭月玲的腦子里冒了出來,李思思的死只是陳澤偉的一面之詞,斷了幾根手指就自殺不是太可笑了嗎?郭月玲越想越頭痛,不過她心里已經確定,不管李思思是死了,還是活著,陳澤偉都難逃干系!
               
                郭月玲如鬼魅般從床上爬起來,把那根斷指放進了衛生間。第二天早上,陳澤偉去洗臉的時候,就會在洗手盆里發現那根斷指。事實究竟如何,看看他的反應就知道了。天很快就亮了,郭月玲看著陳澤偉走進了衛生間,好戲就要上演了。可是郭月玲失望了,陳澤偉什么反應都沒有。從衛生間里出來,陳澤偉說有點公事要提前上班,便像往常那樣出了門。難道他沒看見那根斷指?郭月玲沖進了衛生間,那根斷指竟然不見了!
               
                陳澤偉對郭月玲撒了謊,他要讓自己冷靜下來。今天早上,他像往常一樣打開水龍頭,卻發現一根斷指隨著水流的沖擊在洗手盆里上下浮動。陳澤偉無法形容自己的驚駭程度,難道它是從水龍頭里流出來的嗎?出門以后,陣澤偉鬼使神差地去了香格里拉小區。推開了那扇門,往事一幕幕在腦海里浮現,陳澤偉突然感覺似乎哪里不對,卻又想不出究竟哪里不對。陳澤偉到了公司以后,終于知道哪里不對了,那間屋里少了一幅畫,而那幅畫此刻正放在郭月玲的辦公桌上。陳澤偉驚詫地問:“它怎么會在這里?”郭月玲坐在老板椅里陰郁地看著他:“陳澤偉,你別再演戲了!”陳澤偉又氣又怒:“你以為這幅畫是我拿來的嗎?”郭月玲怒不可遏:“不是你,難道是鬼嗎?”陳澤偉想起洗手盆里的那截斷指,臉色變得慘白,喃喃地說:“對,是鬼!”陳澤偉漸漸平靜下來,他雖然不想跟郭月玲在一起,但是他們不能離婚,因為他們之間有太多利益牽扯,有太多秘密!除非……陳澤偉走到飲水機旁給郭月玲倒了一杯開水:“你心臟不好,不能生氣,這件事真不是我做的,我這么做對我有什么好處呢?”
               
                郭月玲冷冷地說:“當然有好處!你知道我心臟不好,三番五次地嚇唬我,就是要讓我崩潰!”郭月玲從皮包早拿出一瓶藥,“這種進口藥真不錯,我的心臟現在好得很!”說著郭月玲倒出了一片,端起裝水的紙杯一飲而盡。
               
                幾分鐘后,郭月玲覺得腹痛難忍,她的目光落在那杯水上,立刻意識到了什么,真不該揭穿他的真面目!郭月玲拿起果盤里的水果刀:“陳澤偉,我要跟你同歸于盡!”
               
                陳澤偉正在思考這件事的前因后果,難道這世界上真的有鬼嗎?他的思考被郭月玲的叫喊聲打斷了,他抬起頭來,只見銀光一閃,那把水果刀已經插進了他的身體……
               
                六
               
                接到報案,警方很快趕到現場,發現永昌置業公司總裁郭月玲中毒身亡,總經理陳澤偉胸部、腹部多處受傷,現場有打斗的痕跡。警方初步認定,陳澤偉和郭月玲之間發生了沖突,陳澤偉身上的刀傷是郭月玲所致,而毒死郭月玲的水杯上也有陳澤偉的指紋,很可能是陳澤偉想毒死郭月玲,結果被她刺傷。但是有一個疑點,毒死郭月玲的毒并不是直接放在杯子里,而是放在飲水機里的。郭月玲的辦公室里沒有監控錄像,從這一層樓的監控視頻中可以確定,除了送水工,沒有陌生人進入郭月玲的辦公室,投毒者很可能是永昌的員工,但是也不能排除桶裝水在送來的過程中被人做了手腳。
               
                就在案件陷入僵局的時候,一幅畫引起了老刑警宋隊長的注意。那是一幅未完成的畫,畫上畫的女人在流淚,但它給人的感覺卻是歡喜!據永昌的員工們說,此前沒有見過這幅畫,誰會把這么一幅油畫神不知鬼不覺地放到郭月玲的辦公室里呢?當宋隊長看到打掃衛生的胖女人扛著一個大大的黑塑料袋時,腦中閃過一個念頭:她也可以進入郭月玲的辦公室啊!通過永昌的員工,宋隊長了解到,大家都管這個胖女人叫楊嫂,她原來在一家浴池做清潔工作,是不久前才來永昌的。當宋隊長站在楊嫂面前的時候,楊嫂釋然地笑了。原來,楊嫂就是李思思的母親。前段時間,李思思的電話怎么也打不通,于是,楊嫂只好上門找女兒。她有鑰匙,打開門卻發現人去樓空,只在茶幾下面發現兩根斷指。女兒失蹤了。后米,她一邊打工一邊尋找女兒。
               
                一天,刀疤臉和大光頭醉醺醺地去了她工作的浴池,他們的對話讓她恍如晴天霹靂。她了解女兒,沒有了手指,思思根本就活不下去!她已經做了她能做的一切,讓那些該死的人都下了地獄。刀疤臉和大光頭不該行兇作惡,更不該得意洋洋地說出那些污言穢語。于是,她將安眠藥放進他們的可樂里,他們神奇地“溺亡”了。郭月玲想要思思的手指,她就把那兩根斷指放進了郭月玲的皮包,殺死郭月玲的毒,也是她放的。可是,她還沒動手,陳澤偉就被郭月玲給殺了,她真是沒想到啊!
               
                宋隊長辦了十幾年的案子,楊嫂是他見過的最配合的罪犯。當她被帶出審訊室的時候,仍是一臉輕松地唱著歌。
               
                年輕的記錄員小王感慨地說:“她還不知道,陳澤偉被搶救過來了!”宋隊長的目光落在作為物證的《流淚的蒙娜麗莎》上,近距離地看這幅油畫,只是一團絢爛斑駁的色彩。不過據專家說,這幅畫有很高的藝術價值,可以看出作者非常有才華。楊嫂被帶向拘留所,她的嘴唇輕輕地翕動著:“門前大橋下,游過一群鴨,快來數一數,二四六七八……”那是女兒小時候最喜歡聽她唱的催眠曲……

              歡迎分享轉載→ 流淚的蒙娜麗莎-偵探推理故事

              用戶評論

              驗證碼: 看不清?點擊更換

              注: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站立場。

              Copyright © 2002-2019 聚星少兒 版權所有 備案號:收藏本站 - 網站地圖 - 關于我們 - 網站公告 - 廣告服務

              搜狗彩票